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妇科圣手楚大忽悠
    慕家豪宅二楼的宽大客厅内,低头品着香茗的楚亦也不去看身旁的两位绝世美人,脸上依旧那副淡漠的表情,悠然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而此时坐在他身边的两位大美女,此时却都是脸颊一阵发红,低着脑袋不敢看房间里的其他两位。

     回想起今早的情形,两个都未经人事的少女,不禁觉得脸上一阵发烫,连带着耳根都要发红了。实在是因为早上那副样子,太令人尴尬和浮想连连了。低着头的宁折甚至觉得现在自己的胸前还是一阵炙热的发烫,那旖旎酥麻感觉依旧记忆犹新。

     用余光看着兀自悠哉的罪魁祸首,两人顿时都是一阵咬牙切齿。

     虽然事情的经过已经解释清楚了,宁折也清楚当时自己险些走火入魔的危险情况,也明白肯定是楚亦帮了自己。但是现场的氛围却是让三人都无比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诶!那个!楚亦,父亲的病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还要在京畿修养一段时间。”慕子倾打破沉默说道。说完她站起身递给楚亦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两百万,是父亲嘱咐要交给你的谢礼。”

     听到她的话,正在喝茶的楚亦却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伸手去接那张价值不菲的银行卡。

     “你别误会!这钱只是小小意思,等父亲康复回来后,他会再亲自登门,携厚礼拜谢的。”明白楚亦所想的慕子倾,连忙开口解释道:“而且父亲也交代过了,另外还有一份大礼答谢。”

     “哦!”楚亦这才不置可否地接过她手中的银行卡,心里却是不禁开始惦记着等会的大礼。

     用余光扫了一眼一旁的宁折,这丫头经此磨砺,体内的气机却是越发澎湃,行走间似乎带着强大的气压,端的是进步神速。

     虽然没想过超越这丫头的境界,但是楚亦心里也清楚,照这个趋势下去,自己不努力攀爬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丫头甩开十万八千里,到时候自己何谈复仇。

     想到这,楚亦内心不禁出现一阵紧迫感,抬手间祭出那颗蓝色璀璨的水珠,盘旋在指间飞舞。

     “方天仪!”看到那水珠出现的瞬间,一直沉默不语地宁折却是瞪大眼睛说道:“它怎么会在你手中?”

     原来这珠子叫方天仪,楚亦看一眼宁折笑着说道:“一个中年大叔见我仪表不凡,非要强送给我的!”当时宁折一直处于昏迷,楚亦也自然懒得和她解释事情经过,况且那个男的明显就是在暗中监视保护宁折的存在。

     听到这话,宁折当然是不信,她非常清楚这珠子的神奇和珍贵,那一家人顿然不会将这珠子拱手送人。

     就在她满是疑惑地看着那珠子的时候,外间的走廊上却是传来一阵脚步声。

     宁折和慕子倾听到动静后,立马随着脚步声侧头看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一个倨傲的青年从外间走了进来。

     那青年长相十分帅气,一身西装也是价值不菲,衬托着他本人跋扈的气焰,更显得贵气逼人。

     “子倾姐!东西我给你带来了。”那青年走进来也不客气,拿出一个檀木小盒子后,就直接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可等他看到临窗而坐的宁折后,双眼顿时一滞,再也难移开目光。

     看到他这副样子,慕子倾顿时一阵皱眉,伸手就要接过那盒子。

     可就在这时,青年却是回过神,一把按住盒子说道:“子倾姐,我来都来了!怎么不让我见识下那位神医啊!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面子,值得大伯拿出家族这么贵重的谢礼。”

     “不要胡闹!这枚戒指虽然是家族的,但是我父亲还是一族之长。”慕子倾皱着眉头说道。自己这位堂弟,虽然颇有能力和手段,但是野心也极大。而且因为不是嫡系的关系,其实或多或少对现在把持家族大权,却又有些平庸的嫡系一脉,有着很深的成见。

     而一直对场内众人视若无睹的楚亦,在看到对方掏出那个盒子后,眼神却是猛地一亮,因为虽然各种木盒,但是里面浓郁的灵气却是掩盖不住。

     “就是你吧!”那青年转头眼神不屑地看着楚亦:“我当是谁呢!原来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放肆!他是你大伯的救命恩人。”知道自己这位堂弟从来目高于顶,家族中乃至整个同龄人中,都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人。只是他平素嚣张跋扈也就算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要从中作梗,慕子倾肯定是坐不住的。

     “呵!子倾姐,亏你还在国外读书。”那青年摇了摇头讥笑道:“这种小骗子的计量你都会信?随便糊弄两下就能治好癌症晚期,他当自己是什么东西?”说到这,他满是傲然地指着楚亦呵斥道。

     对于自己那位大伯,他自然是又恨又怕,他虽然在家族内还算出类拔萃。不过也只是旁系,家族真正的大权和他们这一脉几乎一点关系都没有。随意虽然明面上对族长毕恭毕敬,但是背地里除了嫡系的一脉,其他亲戚谁不希望他早点死,自己这一系才好分很多的权益,至于家族的未来兴衰,又关他屁事,实际的利益才是真的。

     本来都以为自己这位大伯就要命不久矣了,却是没想到又出现这么一个家伙,这怎能不让他恼火。

     “以为自己瞎蒙糊弄了两下,就可以在我们家捞些油水,真是可笑至极。”那青年冷笑着说道,神色也是一片傲然,而看向宁折的眼神也是更为炙热,似乎对自己这番拆穿楚亦的表现很是满意。

     “你!”一直出言不逊的青年男子,算是彻底把慕子倾气到了,脸色一片通红地指着他说不出话来,倒是一旁的宁折,看向楚亦的眼神颇有点幸灾乐祸。

     “哦!你这么肯定我是骗子!”对于这个进门开始就喋喋不休的家伙,楚亦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忍不住调侃道:“那你敢和我打赌吗?”

     “打赌?呵呵!行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耍什么把戏。”那青年身体往后一靠,摇了摇头一脸可笑的表情说道。

     听到这话,楚亦却是故意神色一敛说道:“我三岁拜师、四岁学艺,数十载间游历神州半壁、海外列国,通识天下百草,断诊绝症无数,虽不敢说有起死回生之能,但自信但凡是个活物,只要我楚某人不许,阴间也不无人敢收。”

     他这番话口气之大,几乎要把牛皮吹爆。但是楚亦毕竟不凡,以他自身恐怖的气场和之前治病的行径,此时一番话说出来,加上他由内而外的从容姿态,却是显得他越发高深莫测。

     众人联想到他救了慕子倾父亲的事,此时再看这器宇不凡的少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啊!

     只有一旁的宁折却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知道楚亦修为强大,所谓治病救人肯定是胡诌的而已。联想起今早给自己疗伤时的旖旎画面,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什么狗屁神医!我看是妇科圣手吧!

     “那,那又怎么样!”眼前这家伙气势不凡,那青年顿时就萎了三分:“现在什么年代了!一个江湖郎中而已,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也罢!悬壶济世也罢!你可敢与我一赌?”楚亦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

     “你想赌什么?我奉陪。”青年依旧强硬着说道。

     “就赌我能不能治好你的病咯!”楚亦指着他说道。

     “你他妈才有病!”

     “你不信?”楚亦一脸揶揄的表情指着他说道:“我观你脚步虚浮、面无血色,掌心赤红,一看就是SE欲熏心之辈。但你却不知自身先天缺陷,如此以往下去,不亚于刮骨噬心啊!”

     看着对方涨红的脸色,楚亦却是接着说道:“你若还是不信,可抬手在肚脐之左上三寸的位置,连按三下,自然就明白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楚亦所表现出的气态,让那青年的心顿时高悬了起来,他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楚亦。想到对方所说的基本全中,而且这事事关自己,真是宁可信其有!

     在心里打定注意后,他脸上却仍旧一副不服的表情,不过自己却是已经慢慢转过身去,抬手隔着衣服按照楚亦所说的做了起来。

     深知楚亦医术不凡的慕子倾,相信楚亦是不会看错的,脸色不由地也变得有些凝重。

     而就在此时,那青年刚刚抬手在楚亦所说的位置按了几下后,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后,瞬间竟然直接倒地痉挛不止。

     “子前!你怎么了,别吓我啊!”看着自己堂弟这副样子,慕子倾顿时吓得扑在他跟前。

     “放心!他没事!”没想到慕子倾这姑娘还挺心善,楚亦漠然地说道。

     一旁的宁折则是差点笑出声,忍不住对装模作样的楚亦翻了个白眼。虽然楚亦现在的行为的确有点无聊和恶趣味,不过既然自己也很讨厌这脑残,那让楚亦捉弄他一下也无所谓。

     果然,那小子痉挛了一会儿,就如楚亦所说,身体却是慢慢平静下来。

     惊恐过后的青年,也不管身旁担忧的慕子倾,脸上满是恐惧神色地看着楚亦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得了什么病?”

     楚亦看着疼的一脸大汗的慕子前,不动声色地说道:“其实也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大概你以后会,不举!”

     “轰!”什么啊?不举?听到楚亦的话,慕子前只觉得眼前一黑,不举两个字就好像魔音一样在他脑海中回响不绝。想到自己如何再也没有行房的能力,那还不如杀了他。

     “你骗我的!”满头大汗的慕子前再也难保持风度,满是绝望的扑倒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

     没想到他仍旧嘴硬,楚亦却是冷笑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而看到楚亦如此作态,慕子前的心顿时特沉到谷底,方才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哪怕此时楚亦真的是骗他,他也不得不相信,毕竟如果楚亦说的真的,自己后半生可就真的完了。他赌不起,也输不起!

     其实不怪他这么容易上单,只能说楚亦这番话实在掐得太准,直接命中这家伙的死穴。

     看到这副画面,一旁的宁折顿时忍不住张大嘴巴,心里对于楚亦这个家伙无耻的忽悠能力,已经刷新到了最高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