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计划与阴谋
    市中,天气逐渐变冷后,寒假的气息也在悄然临近。

     这段时间结束了最后的期末考,学校的氛围也变得稍微闲适了起来。整个学校似乎都有点沉浸在节前的欢乐氛围中,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却比往日热闹了许多。

     这段时间学校最引人关注的两件事,一是突然从其他名校调来的一位美女老师。学生的圈子本来就不大,这样一位超级美女的出现自然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校。长相精致可爱,但是性格却冷冽严酷无比,才来学校两天就隐隐有要抢走高二年级主任灭绝师太尊号的趋势了。

     不过学生虽然怕她,但是行为她外表实在人畜无害,这样的反差萌之下,倒是反而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除了许老师的出现引爆不少课余话题以外,另外一件事却是远比第一件还要令人惊悚和错愕,那就是楚亦竟然接连出现在了学校,而且还乖乖地每天按时上课,不早退、不逃学。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几天,全校的师生都有一种沉浸在世界观被颠覆的错觉中。

     所以这几天学校最热门的话题,不是许老师,不是被人当滑板一样踩的赵易源,也不是被反向打脸的孙老师,而是楚亦能坚持几天来学校。

     据说为此还有好事者,还专门为楚亦下了庄,赌楚亦能坚持到放寒假的,赔率足足有五十倍之多。但是到现在好似也没人敢下那个注,毕竟身为市中大魔王般的存在,他的去留还真是没有人能管得住。

     对于外界的这些风风雨雨,楚亦自然是有所耳闻的,不过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关注。

     随手把抽屉里的两封偷偷塞进来的情书碾碎,楚亦便开始维持他现在每天亘古不变的姿态,端坐着发呆!当然,发呆只是外人看的表象。试问谁能坐着发呆一整天,静坐不动的他,自然是在潜心修行,修行本身也是个乏味和沉闷的过程。

     不用苦思勘破天地玄机和宇宙法则,楚亦的晋升之路就是重复的搭建和改造自己的身体机能,。体之复杂比任何机械都精妙,而在境界上的高屋建瓴,又比单纯肉体的淬炼要艰难得多。

     驾驭天地法则,就是改造识海,模拟天地大观的过程。让自己的识海成为一方自我独有的天地宇宙,也就是修行者能呼啸天地,奔雷相随的原因所在。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天地大能,动辄要闭关数万,数千万年的缘由。

     宇宙何其玄妙,构建一方天地自然又是何其繁琐和复杂的事情。

     不过楚亦此时自然不能真的构建出真实的一方世界,只是仅仅在识海中模拟出规则和本源的法则链,就像生物的基因链一样,这是组成天地洪荒最基本的元素和框架。

     楚亦自然是定力非凡,这种聚沙成塔般消磨时间的苦工,也没有让他觉得太难熬。

     修行之路,以力者上,以韧者强,没有于绝地求生的大无畏和大毅力者,是走不通此路的。

     此时讲台上,看着又进入老僧坐禅状态的楚亦,正在朗声解读知识点地许老师,却是忍不住拽进了白皙的手掌。

     这些天随着楚亦来了学校,他和青浅班上也终于有老师愿意来上课,两个人的班级,加上还有许老师这样的美女做班主任,在其他学生看来,的确是件痛并快乐的事情,毕竟一般人也真的难受得了许老师的摧残。

     另一边,楚亦所在教室的之上,楚亦原来所在的班级内,此刻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正在上着孙老师课的学生,对于讲台上自己的班主任已经毫无尊敬可言了。只要一钻到空子,教室里就会嬉闹一片,就算孙老师再怎么发脾气嘶吼威胁也都没用。而现在,就在赵易源到黑板上解题的间隙,教室里下面一阵快吵翻了天,什么叫地主、三代二、探囊取物等等戏虐的叫声不绝入耳。

     胸口一阵血气翻涌的孙老师一回头,台下立马就立马装作规规矩矩的样子,完全就是在逗他玩的样子。

     看到这幅景象,已经有心无力的孙老师只能假装猛咳两声,博取点同情。

     骂他们也已经彻底没有,如果说楚亦以前只让他威严扫地的话,那这些天他到处告状抹黑楚亦,甚至在考场上故意找茬的跳梁小丑般行为,已经让他自己班上的同学,对他彻底深恶痛绝。

     不怕老师,最多是他再威胁你时没有多大效果!但是从心底厌恶一个老师,那全班同学都想和他作对,那哪怕他是校长的亲儿子也没用。学生可没太多利益之心,只要我不喜欢的,那自然可劲捣乱恶心他,楚亦当时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现在体验到这番痛苦的,换成了孙智。

     现在因为孙智和赵易源成为全校笑柄的缘故,他们的班级也跟着遭殃,出去都不敢报自己的班级,免得被其他同学耻笑,这也是他们如此厌恶这两个人的症结所在。

     就在班上的嬉闹和作弄快要把讲台上两人逼疯的时候,却是只听外间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已然到了下课的时间。

     眼见终于可以解脱了,两人长舒一口地气直接朝教室外走去,连下课都忘了喊。

     看着两人落荒而逃,教室里又是一阵嘘声响起。此时听着耳畔的嘲弄声,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的气得秋言,也站起身朝着教室外走去。

     看到秋言起身,周遭的几个男生顿时站起身说道:“大嫂好!大嫂一路走好!”

     也不管对方是调侃,还是真心实意,秋言满脸尴尬地朝着教室外小跑了出去。只从楚亦这次强者回归以后,班里和学校也不知是谁起的头,现在都管叫她叫大嫂。这里面自然有很多以前看不惯她骄傲作风的人,不过当然也有因为当初那个吻,真的觉得她会和楚亦发生点什么的人。

     从一个学校的争议人物,变成了旁人敬仰的大嫂,秋言内心复杂的情绪真是难以一言蔽之。有那么点难堪,但跟多的是却之不恭地得意,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她以前都不会拿正眼去瞧的男生带给她的,说来何其讽刺。

     带着忐忑地心情,鬼使神差地乘着下课跑到楚亦所在楼层,秋言也不知道自己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是想再遇见他重修旧好,还是想证明给他看,自己其实配得上他。

     少女的心思即便带着些许功利,但本质还是单纯美好的,情窦初开的样子傻得天真,也有些傻得可爱。

     此刻心情无比忐忑,怀着和楚亦不期而遇心思的秋言,自然不知道她现在小女儿家的情态完全在对方的监视之中。就在他们教学楼远处的一间商品房内,一个拿着军事光学望远镜的一名女子,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

     “哟哟哟!害羞了呢!跟老娘第一次在床上,被男人掰开腿一个德行!”那女子嘴角勾起讥诮地笑容说道。

     “鸢尾!我们说话可是会被录音的!”一名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神色尴尬地说道。

     “怕个锤子!总参的录音设备已经被我修改了,你们还是琢磨琢磨怎么收拾这个嚣张的小子吧!老子看着他活蹦乱跳的样子,就想杀人!”另一个吊在天花板风扇上的男子狞笑着说道:“鸢尾,你接着说啊!后来怎么样了?那个男人直接进入了你,还是把你翻来覆去了!嘿嘿!”

     “后来啊!”鸢尾勾起性感饱满得嘴唇说道:“后来我就直接把三菱刀从他下体里面捅进去了,肠开三瓣!”

     “噗通!”只觉得下体莫名一凉,吊在天花板的上的男子顿时直接吊了下来,一脸窘迫地说道:“还是赶紧讨论方案吧!在拖下去,国安部那帮人都会看我们笑话!”

     “我有个方案!”一直紧盯着楚亦动态的鸢尾出声说道。

     随着她话声落地,场间顿时都朝着她看了过来,不过她却是没有回头地说道:“三天后,这小子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市中会举行年末表彰大会,也是市中五十年校庆的日子,这大概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不行!”不等鸢尾把话说完,一个坐在角落里的男子却是出声否决道:“上次的行动,死了几个无辜的平民,高层对我们已经很有意见了,如果不是队长在上面顶着!我们这次恐怕都难以脱身。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这小子波及到普通人,要是再有学生伤亡,我们几个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嗤!高层就是畏畏缩缩,死几个平头老百姓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名桀骜地男子出声说道。

     “我也觉得不行!虽然校庆人多嘴杂,是很容易下手!但是风险我们也难承担得起。”坐在沙发上的男子闷声说道。

     “不用吵了!呵!鸢尾说的很对,而且你们还能想到别的办法吗?”坐在另一次带着眼镜一直未吭声的男子,却是在局面僵持住的时候,出声冷笑着说道:“计划已定,而且队长也已经从北冰原赶回来,亲自主持这次行动,你们只需要执行。”

     他的话顿时让所有人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为了剿灭这小子,那个近乎于神的红线小组的队长,竟然会特地从国外赶回来。

     想到既然有队长亲自主持大局,那么一切应该万无一失了,毕竟那个男人,是让任何人只能心生畏惧地存在。

     而就在红线小组秘密谋划杀局之时,方才从教室里逃出来的赵易源和孙智,脸上也都是一副恨极了的神色,两人眼神交流间,另一场阴谋也在悄悄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