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反击
    “该死!该死!我让那家伙碎尸万段!”教学楼的角落里,一拳狠狠地砸在墙面上的赵易源,声嘶力竭地说道。

     “不用急!只要等这次年末成绩出来,倒时楚亦的耻辱和不堪就会彻底暴露出来,只要到那个时候,所以人都明白谁是对的!谁才是愚蠢的跳梁小丑!”孙老师也是一脸愤恨地说道。

     而听他说完,赵易源顿时一脸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着他,这一刻内心竟然也对这个脑残一样的东西产生了强烈的厌恶。

     这个时候还要以成绩去压楚亦,不是白痴是什么。就算楚亦只考了个零蛋,对他而言也连屁都算不上,根本没有谁会去在乎楚亦的成绩,因为他已经是整个学校无敌的存在。

     也只有孙智这个蠢货,这个时候还会抱有这样的幻想。想到这,赵易源脸色瞬间一冷说道:“我让家里拿了两千万出来,投资洪升帮的产业。只有真正傍上这条大船,我们才能令楚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孙老师,你家里还算有钱,我们现在还缺五百万!”

     “洪升集团?黑道?五百万?”听到这个两个劲爆的消息,孙智顿时露出惊骇莫名地神色看着他。五百万对于他而言,那也是要卖一套房子才凑得起,虽然不至于倾家荡产,但是财产缩减大半是肯定的。不过赵易源拿家里两千万,肯定也只是家里部分的资金,对于省城这些都有固定资产的几套房子的人而言,几百万还是能拿得出来。

     “哼!自己好好考虑吧!这是我们唯一能报仇的机会。”知道孙智畏惧和胆怯,赵易源也不和他多说,直接傲然地转身离去。

     他自然对洪升信心满满,他不信楚亦一个中学生,能对抗省城执黑道牛耳的巨擘。所以他也不在乎孙智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想法。对于这样的猪队友,能想通那是他的机缘,想不通也就该一辈子被楚亦踩在脚下。

     省城的冬天就这样来得措手不及,就在旁人还在感叹今年冬天不冷的时候,突入起来的冷空气就是让省城瞬间笼罩在阴云中,似乎随时一场大雪都会飘然落下。

     而在这阴云之上和阴云之下的暗流涌动,似乎都在等待着年关的末尾,那场瞩目的市中校庆大会之上。

     结束了紧张地备考,接下来的日子,楚亦和青浅过得都是有些惬意起来。

     虽然在表面上已经压住了灭绝师太的许老师,但是那股深深地怨念却是一直徘徊在楚亦身侧,好在现在他也一直陪着青浅,所以也没有逃课,要不然估计也会被许老师说教到奔溃。

     而终于知道楚亦这家伙不能硬碰硬,许老师这段时间就是开始怀若政策。

     明明作为化学老师的她,每天上课的内容直接变成了‘政治课’,讲个化学方程式都是给楚亦衍生出一大堆做人处事的大道理,一副不超度楚亦这个妖孽,就誓不罢休的态度。

     和楚亦的相处间,更是巧妙地运用合纵连横,拉拢楚亦身边的青浅,每天中午自备三份自己做的美味盒饭,在大冬天里给楚亦两人送温暖,打感情牌的路子,至于什么防冻的暖手宝,烤炉,更是应有尽有,基本就差把床给楚亦他们两个搬到学校了。

     过着全校学生都羡慕的生活,旁人不禁也只能感叹只有楚亦这个魔王般的存在,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什么养尊处优日子都见识过的楚亦,自然不会被小姑娘这点手段收买。反而因为青浅的缘故,他现在每天都许老师念经,却是无比地头痛。

     在学校里被这个萌妹琢磨,楚亦回到家却是又要被另一个妖精琢磨。

     只从上次和楚亦差点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后,秦灵清这个妖女也算是彻底摸清楚了楚亦的底线,现在挑逗起楚亦来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这妮子最近似乎着急恢复伤势,回秦家主持大局,现在每天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白天刻苦练功,等楚亦回家就拿他来逗乐,诸如半夜爬到楚亦床上,乘着楚亦洗澡冲进来捣乱。大早上只穿一件白衬衣,挺起****给楚亦做早饭之类。

     要是楚亦是个普通男生,这些天流鼻血都足够让他失血而亡的,对于秦灵清如雕塑般的完美身材,自己也早就一览无余,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所以现在楚亦只要一睡觉,睡梦中都是把秦灵清按在床上,甚至厨房的柜台上,浴室里,阳台上各种就地正法的画面,简直像魔障了一样。可是每当梦醒时分,楚亦不仅要扒开躺在自己身上的小妖精,而要默念一遍金刚经,免得太对不起自己的小兄弟。毕竟自己心志再坚,身体的潜意识反应现在也还做不到掌控有心。

     其中原因自然不之是楚亦定力真的够强,而是神引境的苍帝陛下,自己以如虎境的修为,除了动用往灵碑把她镇压,要是真想把她怎样也基本不可能,这也是这个妖女有恃无恐的真正原因。

     就这样重复着这样的日子,又在睡梦中把秦灵清那个妖精折磨得死去活来,楚亦不满意地睁开眼睛,就要起床准备去学校。

     可就在他伸手手间,顿时一片香软滑腻的触感萦绕在跟前,下意识以为是秦灵清那妖孽,楚亦不禁伸手捏了捏那两颗饱满的肉球,可就在品尝到那美妙的触感后,却是突然发现不对,这手感好似不是秦灵清。

     “谁?”心里惊骇的楚亦连忙睁开眼睛,然后就看一张熟悉的娇艳脸庞,俏脸含怒趴在自己床前看着自己,正是当时被家里接走的宁折。

     “你什么时候来的?”看着趴在自己跟前,脸色一阵羞红的宁折,楚亦不禁尴尬地笑了笑。也难怪自己毫无察觉,自然是因为自己已经熟悉的宁折的气息,所以才没有升起警觉的念头。

     “没想到你日子过得还挺舒坦的,亏我还担心,马不停蹄地从京畿赶过来。”护住胸口,起身坐到床上,宁折不禁一脸怒容地说道。

     而就在她说话间,只穿着一件贴身衬衣的秦灵清却是迈着步子走了进来,笑容促狭地说道:“还不起床?你们也要来一发晨炮?”

     “噗!什么叫也要来一发?你们两现在到底什么关系?”一脸黑线的宁折,鄙视地看着楚亦说道。

     “靠!”已经无力解释的楚亦,干脆被子一蒙,倒头直接闭上了眼睛。

     --

     简单地吃过了一餐尴尬地早饭,楚亦便拉着气势针锋相对的宁折,从屋里逃了出来。

     虽然贵为长辈,宁折却是对苍帝这个家伙一点好感没有,更别提她当时设局杀自己两人。女人记仇起来,但股怨念足够让省城几日阴云不散,更何况楚亦和她现在还有些扯不清的关系。

     两人出了门后,楚亦才发现外间已经下起了大雪。厚厚的雪绒,把整个天地都蒙上一层雪白色。楚亦两人自然完全不怕疼,行走间雪花更是进步了身体周遭。不过宁折却是不像让自己显得太惹眼,仍旧穿了一件毛茸茸的粉色外套,倒是楚亦依旧一身淡薄的衣服。

     用脚有些无聊地拿鞋印在雪地上踩着,宁折语气慢慢变得郑重起来地说道:“苍帝是个很可怕的人物,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能执掌秦家,她的手段比你我想得都要复杂!”

     “你不会真担心我和她有点什么吧?”听出宁折话里别样的意味,楚亦不由地笑着说道。

     “你认真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处境很危险。”见楚亦满不在乎,宁折不由得焦急地说道:“我这次来是因为得知重要的情报,而且东北和中南战区的特种小队也在赶来的路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红线小组?”楚亦微眯着眼说道:“可以媲美如虎境强者的人造人吗?”

     “你知道?”没想到楚亦已经掌握了情况,宁折顿时错愕的神情说道。她不清楚为什么红线小组会对楚亦下杀令,想必和楚亦在大荒林中的崛起又莫大关系。其实宁折不知道的是,作为军方的中枢和地方派系龙头的辽东王,内部的倾轧也是这次事件的原因之一。

     “他们已经出手过一次了,而且差点杀了慕子倾!”楚亦说话间神色一片冷冽。

     “什么?”宁折瞪大眼睛地看着他,红线小组的实力其实连她也知之甚少。但是如果对方能在楚亦身上占得便宜的话,那想必势力也绝非一般,甚至可能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红线小组,越红线者,必诛之。他们是整个国家的绞刑手,隐藏在暗处的清道夫,如果没有配得上这个尊号的实力,他们也早就灭亡了。

     “你有多少红线小组的消息?”看着惊骇的宁折,楚亦却是出声问道。

     “有一些吧!”不明白楚亦的意思,宁折仍旧难以平静地说道。

     “我有个先下手为强的计划!而且一定会让他们后悔打我楚亦的念头!”楚亦眼神玩味地说道。

     就在两人对话间,一个清灵的身影却是从小区里的一栋楼道里跃了出来,正是楚亦两人等待的青浅。而就在青浅出现的刹那,楚亦却是敏锐地察觉到,青浅看向宁折时,眼神里那抹意味深长的光芒。

     又是这个眼神?楚亦好奇地看了看两人,不过等他想再追究什么的时候,青浅却是已经笑着走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说道:“亦哥哥,你冷不?!走吧!我们赶紧去学校!校庆就要开始啦!”说话间直接无视了一旁的宁折。

     把青浅的反应看在眼里,楚亦心里不禁升起一阵深深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