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苍帝之触
    “为什么会这样?”看在近在咫尺的雄关天堑,宁折终于露出绝望的神情。

     明明自己已经把这个恐怖的东西甩在了身后,但是现在它又这么真切地出现在自己跟前。

     方寸之间、咫尺天涯,宁折突然间明白为什么苍帝会如此有恃无恐了。因为他们所见的雄关根本就不是函谷关真身,那不过只是整座神器的阵眼而已。

     应该说此时他们说在的这片天地,一花一草皆是天堑,一树一叶俱是函谷关。函谷关真灵不是什么具象的存在,而是雄视天下的势。身处这片秦皇曾纵横捭阖的神器之下,试问又有谁真的能翻出这座五指山。

     函谷关如此恐怖的威能,已经超出了宁折理解的范畴。她知道这并非什么空间神术,还是另一种自己无法理解和看透的伟岸力量。

     她自己本身就掌握空间法术,但是和眼前的笼罩在整座山脉上蔚然气象的势比起来,自己那点术法简直就像孩子过家家一样。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逃不掉了?”已经茫然无措的宁折,忍不住伸手拉着楚亦的胳膊面色苍白地说道。

     楚亦身上伤势如此之重,根本不可能有再抵挡对方攻势的可能。

     也深知自己情况的楚亦,眼见此绝境也是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而此时从远处走来的楚家村众人在看到楚亦出现在自己跟前后,先是一愣吧,随后露出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说道:“是楚亦那小子!是他,大伙上啊!”

     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家伙的纠缠,楚亦正凝神思量着对策的时候,却是只见楚家嫡系亲族内的一名中男子冲过来对着楚亦吼道:“你早就知道山外的事对不对?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拼死拦住我们,我的妻儿都被那些魔鬼杀了,是你!都是你的错!”

     没想到这家伙说出这么可笑的言论,楚亦内心好笑间,正欲一把甩开身前的众人,另一个男子却是手持一根铁棍,满是恨意地朝着楚亦砸了过来。

     “都是的你错!死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你!为什么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一定是你串通好的,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啊!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个畜生,恶魔!”那男子奔跑间神色一片狰狞。

     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人,楚亦抬脚直接把他踹飞了出去。可是他这一动这下,再度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哈哈,臭小子!你再得意啊!”看到几乎腹背受敌,备受冷眼的楚亦,苍帝顿时忍不住得意的笑出声。

     可就在这是,楚亦却是反身把她后背上拽了下来。然后身体猛地拔起而起,同时也一把抓住一位楚家村的难民,朝着天际之上冲跃而去。

     被楚亦动作吓了一跳的中年男子,还来不及对楚亦开骂,三人就瞬间如一道火箭一般,拔地而起骤然升到高空中。而在飞临天际的瞬间,楚亦却是猛地把手中的中年男子,直接抛向了上空的云层。

     眼见楚亦的动作,苍帝眼中顿时露出慌乱的神色,紧接着那个像球一样被抛飞的男子,在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后,就如同一记炮弹一样被狠狠地砸向了天际的云层之上。然后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男子和乌云一撞之下,竟然好似撞上了铁板一般,完全进不了乌云分毫,被直接压成了肉饼。

     “宁折!”也不会理会像臭虫一样从高空摔落下去的男子,楚亦猛地对地上的宁折大吼道。

     此时仰头看着楚亦动作的宁折,只是一瞬就明白的楚亦的意思。他用那个男子的身体一试,竟然找到了函谷关的法身所在,原来法器的本尊竟然是天际之上黑压压的云层。

     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苍帝自己,估计谁都不会想到函谷关的真身其实一直近在眼前。也正因为它化成云层摧压而下,所以这件恐怖法器的势才会无所不在,笼罩在整个大荒林山脉之上,让所有人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念头,。

     因为,试问又有谁敢想象自己要与苍穹为敌呢!

     “小子,你是怎么发现的?”对楚亦夹在腋下,苍帝脸色变得无比凝重地说道。

     楚亦也不理会他,眼神如刀地盯着仿佛顷刻就倾轧而下的黑色云层。其实他之所以能勘破玄机,远没有苍帝想的那么复杂,只是因为他从小生活在这片地方,即便白起蛰伏在这里两千多年,他也从未见过大荒林上出现或是记载过有此异象。

     可是此次,偏偏在此重宝出世引得无数狼烟时,天地却是无故出现此等变故,很难不让他奇怪。苍帝想用重宝出世的天地异动为掩饰来布杀局,却是忽略了最根本的逻辑。白起守了两千年,不会在最后一刻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其中必定有古怪。而显然,楚亦猜对了也赌对了。

     就在两人深处高空,被凛冽的罡风吹得一阵衣袂翻飞至极。远处苍帝和白起的战斗,也进入了到前所未有的激烈时刻。

     周身笼罩在一层璀璨光焰之后的苍帝,盘腿高居苍穹天际,双手结期克印垂于赤足之上。而以她为中心的四周,六条通天的巨大光束,闪着雷电交织的光芒,从云层中垂落而下,如同横扫一切的雷电龙卷,围着白起的魔身,不断冲击搅动,摧枯拉朽一般。

     浑身流淌着赤红血纹的白起也毫不示弱,巨大法身挥动间,激起无数赤红火花,好似火山喷发一般,映得天地间一天血红。

     两股骇人地力量激烈碰撞,仿佛他们所在的空间内,都变成雷暴冲击的海洋,无数带着撕裂气息的恐怖冲击波,不断朝着周遭的山岳和林海跌宕而去。

     他们身侧的两座低矮的山丘,甚至直接在气浪的冲击下,被瓦解成齑粉。而他们的脚下,原本高大茂林的树林,此时已经被彻底移平,连树根下的土壤都被冲击地翻飞了起来。如果此时从高空俯瞰下去,就会发现他们两人激斗的中心,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土坑,四周百里内更是一片狰狞狼藉。

     看着苍帝周遭,通天搅动的巨大能量光柱。楚亦明白,这就是神引和奔雷境的差别,也是神和人的差别。

     即便人的力量再强大,速度堪比闪电,一拳轰碎装甲。但以人之力,都不可能同整个天地和自然法则为敌。

     身上的衣服被强大的气浪,吹拂得猎猎作响。楚亦眼神一凛之间,猛地单手拎起被自己束缚住的苍帝分身。

     然后在她错愕和惊恐中,猛地一把扯下她身下的裤子,露出白皙滑嫩的屁股,神色狰狞地说道:“我不管你为什么要杀我和宁折,但是现在,立刻给我放开函谷关的禁制,让我们出去。我知道你最怕什么,也知道怎么对付你这种自命不凡的大小姐!”

     “你早看出我的身份?”双手被楚亦嵌住,苍帝眼中的羞怒好似要燃烧起来一般,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娘可是你老妈一辈的人,少给我放肆!”

     看着眼前的小萝莉自称老娘,楚亦却是也懒得和她纠缠,单手握住她紧绷白皙的脖颈,声音越发冰冷地说道:“我什么时候知道你是女儿身,这不重要!你是那一辈的人,也不重要!但我知道你再想拖延一秒,我会让你永远忘不了这一天。”

     感受着这股令她心慌的气息,苍帝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而此时从地面飞跃而至的宁折,看到这幅情形后,虽然有些无奈,但是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能突出重围的办法了。只要越过头顶苍穹的禁制,他们就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哈哈!”此时似乎已经完全受制于楚亦,正被一个晚辈在众目睽睽下蹂躏的苍帝,却是仰头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说道:“果然厉害!果然厉害啊!这种情况下都找到一线生机,比我预料的还要恐怖呢!若是让你就此成长起来,不知会是何等人物。”

     没想到这个时候她会做出这种反应,楚亦不觉心里一沉。

     “不过可惜,你终久棋差一招啊!”她说话间眼眸中一阵炙热的光华闪动,顿时一股恐怖的毁灭气息传了过来:“世人皆知我苍帝养龙,号天枢七子,人称苍龙之触。想必你已经见过另外六只了,这最后一只,可就在你眼前咯!”

     听完她的话,楚亦脑海中却是猛地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方才所经历所有的一切如电影回放般出现在他脑海里。

     回忆自己遇见眼前少女时的情形。那一刻,自己以为已经摆脱了内心的心魔,却是无意中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在脑海里升起一个要挟持她的念头。而那三位老者,也无形中在心里有了犹豫和踟躇的念头,所以就那么看着自己和宁折离开。

     等这一幕幕闪过之后,恍然大户的楚亦,才发现自己以为是对的选择,原来才是错的最离谱。即便自己已经做到最好,无奈最开始就早已经选错。

     想明白这里,感受着眼前的恐怖气息,楚亦不禁绝望地神情。

     可就在这是,从地面俯冲而来的宁折,感受着那股毁灭的气息,然后猛地朝着半空中的楚亦大喊道:“走啊!”

     她说话间瞳孔中无数菱形交织重叠而起,人影一闪之间消失不见,等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已经冲到了楚亦和苍帝的跟前。

     完全没想到宁折会这个时候会冲过来,看着跟前瞬间被无数空间折叠和隔离开,虽然近在咫尺,却实际已经和自己拉开无限距离的宁折,楚亦慌乱中想伸手出抓,却是只看见宁折回头见,被吹拂的发丝拂过脸颊,带着欣慰和决然的笑脸。

     “轰!”一阵刺眼的白色光芒从苍帝的分身内澎湃而出,通天彻地,第七座苍龙之触终于再临凡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