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白起和石魔
    山海盘龙,楚亦以前不明白这个尊号究竟代表着什么。当时想来,可能不过是旁人的吹嘘之词而已。

     毕竟世间高手万千,但是能当得起山海之巨的则是寥寥无几。

     可是在陪着宁折飞临至半空中,亲眼看着远处耸立的宏达巍峨的景象后,楚亦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彻底震惊到了。

     函谷关,华夏西北疆域的屏障,帝国巍峨如山的脊梁。雄关漫道真如铁,万丈高城朝天阙。

     老子曾于此著《道德经》点亮文明的万古黑夜。秦皇曾于此检阅他的百万雄师铁马,问鼎社稷,执敲扑而鞭笞天下。这一桩桩历史中璨若星河的瑰丽人物,都在此留下壮丽的篇章,即便只是遥想当年一二,都足以让人叹服不已,更何况如今函谷关无数岁月凝练而成的精神真灵就出现在楚亦两人跟前。

     那斑驳厚重、古朴嶙峋的石墙,背负着无数生灵和传奇史诗的通天关隘,竟然就这么活生生的呈现在那里,而且这不是经过后代修葺仿照的实体,还是函谷关的魂和灵,试问这会是一幅多么震撼人心的画面。

     山海盘龙秦家,确实当得起这个尊号。

     站在仿佛天堑的巨大雄关跟前,这一刻宁折两人似乎能感受到,其上沾染的无数战争的炮火和硝烟。

     峥嵘历史的巨擘名将在其上,洒下鲜血和惨烈的悲歌,无数兵卒为了族群和家国信仰,在石壁上印下自己的鲜血。无数生灵在叩问墙头默哀和哭泣,是对往生者的垂泪。这是生与义的象征,是父辈家国兄弟的信仰。

     “吾妻吾儿吾手足俱在身后,倘若尔等拆了这墙,吾便是这是‘墙’!”

     突然回忆起前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山呼海啸,令人潸然泪下的岁月,楚亦心神也不禁跟着一阵摇曳。

     这样的存在,已经超脱于术与道的范畴,这是众生、这是天下。

     此时天际之上,那股蒸腾而上的澎湃意志,撑起了函谷关之灵,仿佛来着生灵的呼喊,几欲冲破天际。

     “秦家,果然厉害!”强压心里的震惊和情绪波动,楚亦自言自语地说道。

     作为曾经的至强,他明白众生的意志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因为他曾经轮回所在的无数网文位面,就是由众人意志催化诞生,再由位面法则衍生而成。

     但是楚亦却不相信一个秦家家族,就能祭起函谷关的众生。这件恐怖如斯的真灵法器,必定是秦家先祖,而且不止是一位,耗尽历代心力才祭炼而成的。

     能聚众生之灵为己用,已经是超脱攀天境之上的手段。没想到华夏古国璀璨历史之上,曾经有那么恐怖的高手。这一刻楚亦似乎也理解了宁折身上的机遇,以及在这颗蓝色星球种种超脱常理的东西。

     相比之前山河崩碎的修真文化,现在的华国和地球才是真正的没落,如今这些所谓的高手也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就楚亦感叹这幅生灵汇聚演绎的山海史诗时,那真灵聚成的函谷关之上,却是也在上演着震撼人心的画面。

     只见恢弘肃穆的城垛上,一众黑袍男子分坐在雄关各角,从他们身上凝结释放出一股赤红的光束,直冲天际而去,最后汇聚而上,在云层上勾勒出一个造型繁复的阵图。

     阵图赤红如血,而在阵心的位置,一个泥塑的雕像端坐在阵眼中心,镇压一切。

     如果有人看到这幅画面,可能会以为这个雕像只是秦家祭出函谷关的某件震灵法器。但是知晓内情的人却是明白,那个雕塑根本不是什么法器,其实就是秦家家主,山海盘龙苍帝的真身。

     苍帝对于华夏修行界,就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以双十年华接任秦家家主之位,当时的实力就已经笑傲整个修行界。

     只是苍帝的心性和眼光早已超然于凡尘俗世,为叩问天道,苍帝舍身入敦煌,以肉身为芥,枯坐在飞天壁画前十载,以此见武道圣心。最后直到戈壁风沙将其淹没,其身上的灰尘都凝结成壳,让苍帝成了现在的模样,都未成迈出石窟一步。

     此时已经毫无生气的石雕,依稀能辨认出一点往日轮廓的脸庞上,露出一阵邪魅的笑容,眼眸低垂,静默地看着大阵之下汹涌冲击阵图的恶灵枯鬼。

     十年问佛陀,菩提双妙生。斐然无慈悲,顿为人间魔。

     即便手捏空藏印,但是现在苍帝却是魔焰滔天。十年悟道,却是悟出一个‘恶’字出来,恐怕一般人知道这个结果,都会嗤笑苍帝糊涂愚昧,不识正道沧桑。只是若是楚亦知道这个事实,才会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

     只见此时在苍帝傲然高坐函谷关之上,如同凡间的人屠,叩指对着身下的阵图一点。

     紧接着一股枯寂的气息就从苍帝指尖坠落而下,方才还在咆哮冲击的恶灵,在碰到那股死寂的气息后,瞬间如同枯萎的杂草一般,飞速地开始瓦解开来。

     “放几条小狗出来也敢挑衅我秦家的雄关,白起,你也只配世世代代为秦家的奴仆罢了!”苍帝的声音如同钟鼓一般在天地间轰然炸响。

     而此时远处的树梢之上的楚亦和宁折,听到这话后脸色都猛地一怔,然后露出一阵匪夷所思的震撼表情出来。

     白起?秦家?这两个词汇连在一起,如果不是巧合,那只能说这其中牵涉的隐秘比楚亦和宁折料想得还要恐怖。

     白起是何人,先秦帝国的第一侉子手,长平一战坑杀十万降卒,攻城拔地无数,杀人无数,真正绰号人屠的人间恶魔。

     如果苍帝口中的白起,正是这位两千多前的恐怖人物,那这整件事背后的阴谋就没有楚亦想得那么简单了。

     秦家,大秦帝国,山海盘龙函谷关,这些因素连接在一起足够让人浮想绵绵。想必这其中一定牵涉到某个沉埋了两千多年的大秘密。而这秘密和先秦帝国有关,也和现在的秦家有关,更和白起的尘封有着天大的联系。

     是什么让一代王将苦守于此两千年的岁月,是什么让秦家对白起如此忌惮,又如此憎恨。恐怕若是有历史学家在场,已经快震撼得直接晕了过去。

     “白起!真的是白起吗?”宁折呢喃地说道,脸上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地神色。

     “白起自然是白起,不过他已经不是当初的白起了。被死念日夜折磨了两千年,他已经不配有当年的骄傲。”就在两人全神贯注地看着远处的时候,楚亦的身侧却是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

     完全没感受到旁边有人存在,宁折顿时无比骇然地转过头去,然后就看见一个身穿长袍古装的十几岁小男孩,傲然地立在两人身旁的树梢之上,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看着远处的巨大雄关和天际上赤色的阵图。

     “你是谁?”眼见这小子如此有恃无恐,宁折不禁满脸警惕地看了过去。

     “哈哈!我是谁,想我秦某人……。”那小孩一脸傲然地表情说道。

     可就在这时,一旁的楚亦却是好笑地打断他说道:“不用装了,苍帝阁下,在这戏弄晚辈你也是很有兴致!”

     “你?”没想到楚亦瞬间识破他的身份,小男孩顿时露出气急败坏的神色。

     而一旁的宁折则是难以相信地看了看楚亦,又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这小家伙是苍帝?宁折瞪大眼睛琢磨道。据她所知,苍帝不是已经坐化成石魔了吗?此时应该在函谷关真灵之上主持大阵吧!而且天际间刚刚响彻的声音,不正是苍帝所传吗!

     “神引之境,以神驭万物,凝结灵气聚起一个分身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楚亦仿佛看出宁折的疑问,笑着解释道。

     “小子,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没想到对方这么简单的戳穿自己,苍帝微眯着双眼已经毫不掩饰冷冽和侵略的光芒:“多事的小朋友向来不讨大人喜欢,明白吗?”

     眼见此状,依旧满脸震撼的宁折正准备出声询问。

     可就在这时,却是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怒不可遏的苍老声音朝着他们大吼道:“狗贼,老夫看你还能跑到何时!苍帝陛下!那小妮子身上有《方天无界》神通,杀了她,神功就是你的。我只要那小子交到我手中,让他碎尸万段。”

     那声音说话间带着无尽恨意,正是已然追上来的澹台仰歌四人。

     而此时听到这话的苍帝,眼中顿时露出一阵贪婪和兴奋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