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任你再多阴谋,一拳破之
    鎏金大厦的顶层宴客大厅内,楚亦的横空出世让局面顿时变得无比混乱。

     还好警方对这一切早有安排,一些不相干的人员被迅速驱散,场间也被迅速地清空开来。

     此时整个会场的中央,一众黑色老大冷着脸从包间和二楼的VIP厅里走了出来,如狼似虎地盯着舞台中央面容冷漠的楚亦,和被他狠狠踩在脚下的古大少。

     “这位朋友,不知演得哪一出啊?我可以当你是在挑衅我们福清帮吗?”一个和古大少面容十分相识的矮个子中年男子大马金刀坐在凳子上,冷冷地看着楚亦,仿佛对自己儿子的生死漠不关心。

     在他身后,此时大概围了几百号人,江淮七省所有排的上号,近三十个的帮派大佬级人物都聚集在此。即便是在站在人群最外围的家伙都是道上喊得出名号的人物,至于能有位置坐下的,无不是人人谈之色变的黑道魁首。

     这些人刀口舔血,那一个不是踩着旁人尸体上位的。此时一个个一言不发地静立在那儿,即便一言不发,无形中一股煞气让整个宴会厅的空气都跟着冷了三分。

     面对对方的诘问,楚亦却是头也懒得抬一下,眼睛盯着手中一枚闪着红润光泽的紫檀木玉珠手串。

     那手串光华内敛,手指摩擦间却隐有气象蒸腾,懂行的人只看一眼就能明白这条项链的珍贵。但是这条手串在楚亦手中却是光华不断暗淡,无形中一抹光亮猛地朝着楚亦身体里窜了进去。

     如果有人能观察到楚亦身体内的景象,就会发现他周身的所有的骨头在这一刻都开始慢慢地颤抖起来,白色的骨质随之缓缓消失不见,露出晶莹剔透的色泽,而在那如水晶般璀璨的骨骼中,更有雷电轰鸣相随,令人观之咂舌。

     看着手中的手串飞速失去光泽,最后枯竭碎裂开,楚亦不禁暗道一声可惜。

     这条手串价值连城,其中蕴含的灵气比之楚亦重生后吸收的所有灵气还要多,精纯度更非之前那些俗物可以比拟。

     楚亦知道这条手串曾经的主人必定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而且还不止一位,单看光泽就知其传承已久。而自己无意中从那古大少手中抢夺此至宝,几乎可以瞬间突破至如虎之境。只是自己有心成就更高,才选择《夏骤》功法中提及的最强体魄来修炼,结果现在反而没有成功破境。

     如虎之境,气吞万里如虎、奔腾飞纵如龙。人力的体能、速度敏捷基本都已达超越极限,而其中原因自然是身体机能,肌肉甚至骨质地彻底淬炼和变化,让身体几乎脱胎换骨,犹如重生一般。

     普通人修炼此境界,最少需十几年苦工来细心雕琢,这第三重天的难度可见一斑。

     楚亦自然不用耗此苦工,手中更是执掌圆满法则,即便只修炼最普通的淬体之法,也能达到圆满如意,超凡于外。

     只是楚亦有心超越,成就更强,即便只和宁折修炼同样的功法,他也想能练出更强,所以才会选择《夏骤》中最为霸道的《千机炼体决》。

     此法传引以天雷炼体,大成之日身体如琉璃不动明王,更有天雷隐有其中,护其周身,可谓万邪不侵、诸法不灭。

     而且此功法一旦练成,体魄几乎可以跨越两重天,媲美普通奔雷境强者的肉体。

     但是楚亦没想到的是,即便获得那串宝物,《千机炼体决》所需要的灵气依然不够,自己淬炼间感觉身体消耗就像一个无底的窟窿一般,难道真要飞到天空中去吸引雷电?楚亦不禁无奈地想到。

     可是楚亦思虑间自言自语的动作落在旁人眼中,却无疑是对在场众位大佬的蔑视。

     “混账东西,哪里来的野种在此撒泼。”一位和古家交好的大佬眼见此情形,猛地一拍椅子说道。

     可是他这一拍手,楚亦眼中却是一亮,眼神不自觉地看向他大拇指上的扳指,然后又露出一副兴奋的光芒。被他这么盯着,那个黑道男子顿时感觉自己好似被盯上的大餐一般,浑身不自在。

     古家作为黑道霸主,同时也是武道世家,对于后代的栽培的确不遗余力,这样价值的手串给了这位古大少,也只是为了温润身体,简直暴遣天物。不过既然自己能抢一件,那干脆把在场这些地痞流氓给抢光了又何妨。

     想到这,楚亦不禁抬头开口兴奋地说道:“我代表洪升,挑这七省红花会擂台,有胆子上来送死,没胆子滚!”

     他说话间,抬手一掌劈向半空中吊着的一朵红色纸花,顿时那枚纸花就如柳絮一般飘落在地上。

     而随着他这个动作,场间的一众大佬的脸色都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落红无情、封煞而祭灵,七省红花会的规矩,这朵红花纸钱一旦落地,擂台上就是必见生死。

     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横空出世的少年,就这么直愣愣地一人横档在七省黑道面前,要以一肩之力挑三十大社团死斗,即便谁也不看好他,单这份霸道无双的气魄,就足以让在场的江湖人露出钦佩的神色。更何况他踩得就是古家,同是江湖社团对手,旁人又怎会不暗地叫好。

     此时另一边,缩在人群中的邱老大,平静的脸色下内心却也是一阵想骂娘。楚亦自己把自己玩死,他当然不会拉洪升和他一起陪葬,即便现在要装孙子,那也得装下去。

     “呵呵!”眼见楚亦的气势瞬间攀升到顶点,东南省扛把子古老大脸上的神色却是越发戏谑,也不理会儿子哀求的眼神,笑着站起来说道:“这位朋友,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你说的七省红花会又是什么东西?”

     说到这,他站起身,满是煞气地扫了场间的众人一眼笑着说道:“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吧!我们这里只是普通的商人聚会,是吗?王局长。”

     他说话间眼神已经看向了人群外警队领头的中年男子,接着回头气势逼人地怒吼说道:“不过,你刚才当众杀人,我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当着警察面杀人,他们可以当场就击毙你。哼!还敢在这出口威胁,简直视法纪和警队的面子如无物,你当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

     随着古老大的话声落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警察,脸色都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楚亦坏了规矩,也破坏了和官方之间的默契。但是拖警察下水,处理楚亦的挑衅,这样的做法怎么都不会得到在场江湖人的认同。黑道是喋血之地,永远钦佩强者,站着的就是对的,倒下的就是错的,这是他们最信奉的原则。

     至于什么侠义、道德在他们看来都是笑话,胜者生、弱者死,刀口上写得不会是怜悯和慈悲,而是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

     可是众人虽然看不起古老大的做法,不过当前的形势明显是古家势大,眼前这小子虽然胆色过人,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没一个相信,他会是整个东南省龙头福清帮的对手。既然古家开口要以力压人,在场众人也只好默许,这就是形势比人强。

     等他们再看向楚亦的时候,不禁有些感慨,过刚易折,这小子即便再出类拔萃,也不该如此不知好歹。

     本来楚亦踩着古家高手的尸体横空出世,气势几乎已经碾压古家,不论成败古家的面子都注定丢尽了。可是却没想到古老大一站出来,三言两语就直接扭转了眼前的局面,化不利为有利,一招就打到楚亦软肋,虽然无耻,但是却有效至极。

     眼见局面尽在掌握,古老大眼神却是更冷,小子,你想出头立威,老子连上擂台的机会都不给。

     没想到对方做了缩头乌龟,楚亦不禁有些感慨自己还是低看了这些家伙,修武者霸,旁人以为他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是真正头脑简单的家伙又怎能修成武道高手。古老大只用只言片语,就把矛头转给了警队,逼官方对自己出手,这手借刀杀人也的确玩得漂亮。

     不过这对楚亦而言,无疑之是跳梁小丑的把戏,因为现在楚亦,没有耐心再陪这些家伙玩下去,“你知不道你儿子刚刚对我数了几个数?”

     古老大冷着脸没有作声。

     “5个。”

     任凭你再多手段,通通一脚踩碎便是,我看你能缩到何时。

     “嘭!”楚亦说话间,地上的古大少不禁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整只右臂直接被楚亦踩成一摊烂肉。

     “该死!我要杀你全家!啊!”被楚亦踩着的古大少面孔已经接近扭曲。

     “王局!”坐在椅子上的古老大手上青筋根根暴起,赤眼发出一声暴喝。

     “给我抓住那少年。”被古老大厉声一喊,王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即便是他,也不敢得罪这匹毫无人性的恶虎。

     眼见警队出手,一名立在古老大身后的大汉却是猛地朝着楚亦飞奔,同时桀桀阴笑道而去:“王局,我这个好市民先帮你松松犯人的胫骨,嘿嘿!区区暗境武者,也敢给我狗叫,当真不知死活。”

     转眼间陷入重重死局,楚亦在众人眼中已经是插翅难飞了,而且下场必定也是凄惨无比。

     但是看着如小山般冲过来的大汉,楚亦却是避也不避,单手横出竟然一副要和对方硬撼的架势。

     眼前福清帮头号红棍悍然出手,在场一众黑帮头不禁看着楚亦摇了摇头。东南外家拳第一高手的威名谁人不知,哪怕是古老大自己出手,都绝不敢正面和他硬碰硬,楚亦现在做法,当真是无知愚蠢至极。

     就在众人一副大局已定的表情下,然后那名直冲而来的大汉,整个手臂瞬间变成一摊烂泥。

     立地不动的楚亦,就这么抬手简单的一拳,竟然好似钢筋一般直接从大汉的拳头洞穿而过,把他手臂直接搅碎后,狠狠地插入他心脏的部位。

     “嘭!”刺眼的鲜血伴,随着全场死寂般的错愕,纷纷扬扬地洒落。

     谁也没料到会是眼前这副结局,他们看着被楚亦踩烂的古老少,和死时依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大汉,在这一刻竟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那舞台之上浑身浴血的少年,究竟是怎样恐怖的存在啊?

     “你现在跪下!自废修为,我可饶你不死。”手下大将一招殒命,古老大依旧纹丝未动,不过眼角的赤红却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暴怒。

     一丝不易察觉的灵气,从壮汉尸体上的玉器上流进了楚亦的身体,两眼闪过一抹精光的楚亦把众人反应都看在眼里。惊诧、畏惧、胆寒众众皆有,而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凝神间他脸上讥笑神色更浓,漫不经意地看着眼前这位东南黑帮的龙头冷笑着说道:“4。”

     “嘭!”像死尸一般躺在地上的古大少,下体被楚亦一脚踩得粉碎。这位横行东南的淫邪恶少,从此彻底变为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