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算计
    肃穆庄严的省警厅的大楼内,一身制服的楚兮然站在落地窗前,满脸笑容地和电话里的楚亦交流着,两人约定好碰头时间,又聊了下家里的近况,楚兮然笑着便挂了电话。

     抬头看着眼前和煦的阳光伸展了下身姿,她被修身长裙包裹下的曼妙身材,就更显的玲珑诱人。

     转身漫步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楚兮然立刻就注意到身边同事躲闪的眼神,好似对她特别好奇,又不敢看她一样。

     自从淮州的任务结束以后,她就发现自己在省厅的处境有点诡异。自己这次去淮州,按说也没立什么大功,却是一回来就被调到了政治部,更是直接提拔到副处的位置。这样的变化,简直让她既受宠若惊,又忐忑不已,搞不明白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她带着困惑摇了摇头,准备回办公室继续处理公务的时候,却是只见迎面走来一群气势不凡的中年人,为首的正是警厅的一把手,而他的身侧更是站着一名气势巍然的军装男子。

     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楚兮然却是已经被他肩膀上,闪耀着的金星吸引住了目光。

     连忙退后让开走道,楚兮然只能低下头掩饰内心里的惊诧。可是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低头间,竟然感觉那位权柄滔天的将军,在路过自己身侧时候竟然好奇地看了自己一眼。

     但是等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对方确实已经在省厅领导的簇拥下,走进了会议室。

     回想起方才那位将军的气势,虽然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楚兮然也明白自己和对方根本就是云泥之别,九天上的雄鹰又怎么会对小麻雀敢兴趣呢?想到这,楚兮然不禁吐了吐舌头,暗道自己多想。

     但是她不会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之后,那间神秘肃穆的会议室内,墙壁的大屏幕上,会放着一张她的照片。而在她的身侧,一个笑容干净的少年吸引着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目光,正是年少时的楚亦。

     这张普通的照片好似有无穷的魔力,让在场执掌一方的上位者,都眼神凝重得不发一眼。

     而此时会议室圆桌的中心,作为上次行动的指挥王局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真是混账!竟然敢自作主张,威胁一名武道宗师,你知道自己给警厅树立一位了多么恐怖的敌人吗?”警厅的一把手怒斥间,猛地把手里的烟灰缸扔了过去。

     被烟灰缸砸中闹到的王局却是躲也不敢躲,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只是按照以前的惯例,逮捕新任的红花会龙头,谁想到就惹下这等泼天大祸。

     回想起当时那个少年屠虐整个七省高手的情景,他现在真是恨得抽自己一耳光。

     那个好似来至九幽地狱的魔神,视七省黑道高手如切菜一般的家伙,怎么会是普通的江湖豪强,那分明就是传说中的武道泰山北斗啊!自己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找死去招惹他。

     “好了!好了!小王不是吾辈中人,不识真龙,也是正常!”端坐在主位的神秘将军出声说道:“为今之计,还是想想如何处理后续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脸上却也是一片头疼的神色。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关于楚亦的所有资料,就已经摆到了他们桌子上。几个月前,这个家伙和普通的高中生没有任何区别,而就在前天,这个少年就如彗星一般崛起,凭一人之力掀翻整个七省江湖。

     这几天,不管是黑道和白道,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少年的事迹。

     一招拍翻青帮龙王,徒手追着近百号江湖猛人打,逼的刀口舔血的七省黑道龙头给他磕头认错,强势问鼎红花会总瓢把子,最后还在警队数百条枪口的威胁下,更是豪言要拆了警厅办公楼,而且还能若无其事地离去。

     如此传奇的事迹,就发生在这样的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身上。

     作为军方高层,同时也是武道巨擘,他很清楚自那晚以后,楚亦的名号就注定会传遍整个高层和江湖,而其中又不知道多少江湖人,会把楚亦视为顶礼膜拜的偶像。

     这是一尊已经头角峥嵘的真龙,而且更是位列一方豪强,是谁也不敢轻视和得罪的存在。所以高层最后才会决定,有违常规地顶住各方压力,提拔楚兮然到省厅,毕竟楚兮然实在太年轻,才刚刚毕业而已。不过为了向楚亦示好,二来找到能和楚亦谈判的筹码,他们也顾不了那么条条框框了。

     他这么想着,眉头却是皱得更深,眼神扫过档案上关于楚亦家族背景的记载,随后眼中出现一抹若所所思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念叨着,江湖人给这位少年豪强取得尊号:“赤神?赤神!也罢,老夫就来验证一下你是否担得起这个名头。”

     --

     淮州,江湖的剧烈震荡完全没有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即便无数黑道大佬在此陨落,普通人依旧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此时古城一座千年宝刹内,楚亦三人登上了可以俯瞰整个淮州的大雁塔之上。远处淮州精致的景致,顿时尽收眼里。

     而跟在两人之后的宁折,看着临风而立的楚亦,眼神中闪过难以捉摸的意味。

     似乎感应到她的目光,气质已经有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楚亦淡然一笑,自然明白宁折在想些什么。

     现在自己浑身煞气弥漫,活像一尊地狱魔君,若不是现在自己还能清醒的交谈,宁折肯定已经把自己当成魔头,杀之而后快了。但其实虽然自己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实则处境却是也已经相当不妙。

     当日自己无意中祭起《赤煞》,差点引火烧身。若不是最后灵机一动,想出逆天改命的绝妙之策,现在肯定已经身死道消了。

     而其中的秘密,正是楚亦猩红色的眼瞳中,那抹白色的刀光。

     《赤煞》自冥界地狱诞生之日便从冥冥中降生,却至始至终无一人可真正降服,如今却被楚亦误导误撞降服,而扭转一切的关键,就是宁折传给他的《圆寂之刃》。

     《圆寂》乃九幽神兵,统御冥界地煞之首。传说中由漫天诸佛所创,气度恢弘,主生灭慈悲、慈航普度,是冥王执掌权柄之刃。

     也正因为《圆寂》既有统御煞气之能,又包涵佛家悲天悯人之心,所以楚亦才在当日万分危险的时候,以圆寂之刃作为阵眼,在他识海深处布成传说中的《鸿钧讲道图》阵法,镇住周身赤红煞气,最后终于才避免自己被煞气吞没,沦为行尸走肉。

     但即便如此,现在的楚亦其实步步也是在走钢丝,《鸿钧讲道图》乃无上妙音,楚亦也只是大机缘下,有幸在三十三天外见过一次,能克制煞气更是全凭自身意念,倘若自己稍有差池被煞气抓住机会,那等待自己的,必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只是这些,楚亦自然不会和宁折讲,免的徒增烦恼,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解开坎金龙头戒指的秘密,看能否尽快提升境界,早日摆脱自己身上这颗定时炸弹。

     想到这,楚亦的眼神不禁又是一冷,眼中不自觉又弥漫出那抹渗人腥红。

     抬手把手中的金色龙头戒指扔给身后的邱老大,楚亦声音好似一块寒冰般地说道:“怎么?事已至此,你还要等着我发问吗?”

     站在楚亦远处的邱老大慌乱地接过戒指,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随后低下头一副恭谦的样子说道:“赤神,小人并没有骗你,这就是真的坎金龙头戒指,至于我说的那些,传说也都是句句属实啊!”

     “是吗?”听到如此答复,楚亦心中杀机骤起,几乎就要一掌捏死这个家伙。

     当日自己遭遇重围,他临阵反水。之后见自己扭转乾坤,又抢先一步跑没影了。最可恨的是自己费尽周章拿到的坎金龙头戒指后,却发现这东西和普通金戒子无差,根本不可能是能抵挡满金十万铁骑的存在,更不可能拥有延续南明数十年国乍的神威。这种敢拿自己当枪使,见风使舵的货色,楚亦只想杀之而后快。

     见楚亦暴怒,邱老大吓得也是一哆嗦,不过随即浮现出一阵深深的快意,讥笑道:“赤神息怒,小人当真没有骗你。不过虽然这坎金龙头戒指上的秘传是真,但是您也没有机会知道了,你以为我真的会把如此重宝,拱手让给你这个弄残我儿子的家伙?”

     他说话间也不顾楚亦周身升腾而出的煞气,猛地把自己的手机扔给楚亦说道:“好好看看吧!你想动手杀我?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弄清楚才好。”

     周身气焰暴涨的楚亦,猛地接过他扔过来的手机,然后就看到手机屏幕内,正通过视频对话传来的实时画面。那画面之中,正放着被邱老大挟持的青浅一家人的画面。

     “嘭!”暴怒间的楚亦,周身一阵赤红气浪蓬勃而出,把邱老大狠狠地砸在墙壁之上。

     “你杀了我!这小姑娘全家都要跟着我陪葬。”口里涌出大口鲜血的邱老大,眼中也是一片狠辣之色。自己苦心孤诣布局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这么一说,楚亦顿时立在原地不动,好似投鼠忌器一般。

     眼见计谋生效,邱老大再也不掩饰眼中的怨毒,就要飞快撤身离去。只要能拿到坎金龙头戒指上的秘密,他相信终有一日自己会将楚亦踩在脚下。哼!武力通天又如何,终究逃不出我的算计。

     他从一开始就计划完美,倘若楚亦敢出头打擂,要么楚亦能替自己夺魁,要么就让他直接死在擂台之上,不管哪一种他心里的恶气也绝对可以出了。

     可就在邱老大以为尽在掌握之时,一直静立不动的楚亦却是回过头来,面容冷若冰霜地讥笑道:“蚍蜉撼树,当真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