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藏地冰川
    一九七二年,正赶上老家闹饥荒,我的小叔西门昌当时正值二十出头的年纪,由于不愿一辈子窝在农村挨饿,索性背着家里人远走藏地高原讨生活。

     当时西门昌跟随的是他的远方表亲,一个叫王德龙的土蜥子,土蜥子是我们老家俚语,意思很广泛,大概是指在乡下摸爬滚打混生活的人,偷鸡摸狗、拆庙毁观,总之不是什么好人。

     这位王德龙便是土蜥子里的典范,他个不高,生的黢黑,一脸坑坑洼洼,还三角眼拉耷眉,天生就带了一副贼样。不过他本人不以为意,反以为荣,常常自称偷坟掘墓溜门撬锁没有不拿手的,用他自己的话就是:龙虎从风云,鸡兔跳脚行;他王德龙这辈子行走江湖,就没有什么事是不敢和不会干的。

     这样的人物自然是活的有滋有味,因为他讨生活一不看天二不看地,全凭自己的能耐手段,至于做的是坏事还是好事,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西门昌羡慕这样的生活,他是刚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正是一腔热血荷尔蒙爆棚的年纪,自忖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算什么,更别说还填不饱肚子,于是离家出走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且说土蜥子王德龙,带着西门昌,俩人从家乡做火车出发,经川入藏,一路颠颠倒倒,甚至还坐上了牛车,一连不歇脚的走了小半个月,终于来到青藏高原边缘处一个名叫尕镇的小地方。

     也就是到了尕镇,王德龙才向西门昌道明了这次出远门的目的——跟几个外地人去藏区刨一件东西。

     又嘱咐用不着搭话,纯是体力活,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别问别说,任务完成只管拿钱领赏就行。

     这一路走来,在乡间田垄挣扎了二十一年的西门昌早就被花花世界迷乱了心,只恨无钱享受,此刻别说刨东西当苦力,就是去蒙面劫道恐怕他也不在话下,当即便点头应允。

     二人至此就在尕镇的小旅社落了脚。

     这期间王德龙真不亏待家乡兄弟,早上饺子中午酒,晚上更是牦牛奶酪加烤鱼,一直把啃着窝窝头长大的西门昌吃的泪流满面,喝醉了后还一个劲儿的嚷嚷把娘和哥都接来享福,弄的王德龙哭笑不得,只得安慰他说放心,干了这趟买卖,好吃好喝六七年都没问题。

     俩人一直住到第四天,三个主顾才姗姗来迟,打头的是一位红光满面精神奕奕的老者,其余二人都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带着护目镜背着登山包,一副游客打扮。

     王德龙姿态摆的很低,见到老者直呼蔡叔,满面红光老当益壮的蔡叔也挺随和,用粤式普通话连称辛苦辛苦。

     倒是另外两个年轻人,一直冷着脸,拽的像是谁欠了他们钱一样,王德龙不在意,仍然身前身后哥长哥短的叫着。

     简单寒暄过后,蔡叔单刀直入的问东西准备了没有,王德龙表示没问题,随后出去转一圈,在西门昌吃惊的眼神中牵回好几头骡子,骡子背上还捆着大包小包,一副要长途跋涉的样子。

     蔡叔很满意,直接丢出一沓花花绿绿的钞票,表示如果活干的漂亮,钱上绝不亏欠,又道事不宜迟,即刻出发!

     跨上骡子离开尕镇,西门昌仍在迷糊王德龙什么时候弄了这么多牲口和装备,这些天相处下来自己竟然丝毫不知情。年轻的叔叔是个心里装不下事的人,便直接去找王德龙问了个明白。王德龙哈哈一笑,也不相瞒,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王德龙自知这趟干的不是小偷小摸的把戏,几个外地人的底细他素有耳闻,听说是和古董走私有牵连。这可不是轻罪,古董这玩意儿定价容易浮高,一不留神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大案,逮着是杀头的罪过——听到这里,西门昌心里就有些骂娘,心道远方老表不靠谱,这两天的大鱼大肉整不好就是断头饭。

     王德龙这种滚刀肉似的人物岂看不出远方表弟的脸色,他压低声音,又说:“你我表兄弟,知根知底,现在我把底露给你,你埋怨哥哥把你往死路上领,可我要是不带着你出来,万一这事做成了,哥哥我衣锦还乡,到时候还在老家土里刨食的你是不是又得埋怨我发财不带着你?”

     西门昌顺话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有道是富贵险中求,做人不能只看见富贵而忽略危险,自己还是年轻,没活明白。

     王德龙又说:“而且你以为哥哥真狠心拉你下水?我的打算就是让你什么都不知情不经手,除了出力之外,你就当个睁眼瞎,这样一来,即便事发被抓,你就告诉警察是被我骗来的苦力,其他的一概不知道,也就不用负什么责任,顶天就是一从犯,也就是三两年的刑期。”

     王德龙这番话一出口,西门昌真为刚才的想法惭愧了,他想不到一向被家乡人诟病品德不好的表兄竟然如此为他着想,忽而就想起一句老话:仗义每多屠佝辈。

     解开心结,西门昌便也轻松许多,对于后来王德龙要他照顾家中老娘的请求,更是觉得义不容辞。

     这边表兄弟俩嘀嘀咕咕,那边三个外地人也没闲着,一路上十几天的路途,不停的掏出罗盘对照山川地形,不时还要登高望远,这让无聊到快生出游山玩水感觉的西门昌好奇不已,在老家时他也曾见过游方的道士化缘的和尚,可行为举止也不如眼前这仨人来的奇怪,尤其是蔡叔,罗盘不离手不说,还要昼察云势夜观星象,那形象,配上羽扇纶巾活脱脱就是戏文里的诸葛亮。

     虽然答应过不问不说,可年轻人的好奇心一起来就按耐不下,不问个分明,这心里就好似小猫乱挠痒痒个不停。终于,西门昌觅了个空档,向王德龙开了口。

     起初王德龙如何也不肯说,可耐不住叔叔他没完没了问,又怕被主顾察觉,只得谨慎的透露,这仨人在找一处墓葬。说完就闭紧了嘴巴,并用目光怒瞪,那意思是别问了,知道又没好处,再问哥哥就急眼。

     西门昌果然不在追问,因为这个答案没让他感到多惊奇,盗墓这事他小时候听的多了去,据老人们说,旧社会吃不上饭,饿急眼的人啥事干不出来?只要能换点口粮,莫说偷坟掘墓盗取陪葬品,就是更丧尽天良的事也发生过,倒个墓又有啥可保密的。

     其实年轻气盛又没文化的西门昌不明白,这世道不只是活人要分高低,就连死人也得讲个尊卑,因此墓和墓,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长话短说,就在入藏的第二十一天后,一路算算画画个不停的众人人终于有了发现,此时,他们一行五人将将穿过可可西里大草原,正行走于一片冰川之上。

     那是极其壮观的一幕景象,身后是延绵起伏的青色草原,脚下是白色冰川,身前不远处就是高耸的雪山,而当这一切都处于湛蓝到能滴出水的天空之下时,不由便使人生出一种欲五体投地的敬畏。尤其是当阳光照耀在雪山之颠的时候,一股神圣的气息油然而生,令人惶惶不敢直视。

     当然,以上情绪仅对正常人而言,至于当时王德龙和西门昌二人,若不是被大呼小叫的蔡叔惊醒,他俩大概仍哆嗦着身子被高原严寒冻的直骂娘。

     蔡叔三个外地人纷纷下了骡子,又是拍照又是罗盘,古不古今不今的一通忙活,各种粤语哗啦啦的交流,听得王德龙与西门昌目瞪口呆。

     当经过反复的丈量观测之后,蔡叔在冰面画了一个圆圆的圈,并吩咐西门昌生火熬汤。

     汤盆和架子都有准备,主顾有令,叔叔自然不会不听,当即就用固体燃料搭锅生火,所谓熬汤当然不是紫菜蛋花或者排骨汤,熬汤的材料是由一个姓李的年轻人配置,西门昌仅认得几种比如生姜、老醋等,其余更多的他就叫不上名字,李哥也不会向他解释。

     高原上大气压力不够,煮到七八十度左右,满满一锅黑汁就咕嘟起来,散发出一股股腥臭,蔡叔便吩咐把汤汁淋到刻在冰川上的圆圈里。

     王德龙和西门昌抬起锅,依言操作,那黑汁刚一浇到冰面上,就响起一股股猛烈的滋啦声,好似铁板烧,坚硬似铁的千年寒冰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一锅汤倒了不到四分之一,冰层已融化了半指厚,看的王德龙和西门昌连连暗自称奇,便是一旁指挥的蔡叔也露出算无遗策的自得笑容。

     等一锅汤汁倒完,冰面上已是出现一个明显的圆形坑洞,深约半尺。这时候蔡叔很小心的叫停,取出小十字镐敲了敲,冰屑应声四散,也不知是不是黑汤汁的功效。

     随后王德龙和西门昌就被支开一旁,蔡叔很客气的请他俩去稍远处抽抽烟,等被招呼了再过来。

     我叔叔还想意思意思,不想直接被王德龙一把拽走,直到了逆风处,才说道:“来时咋说的?不问不说,老往哪儿凑啥。”

     西门昌挠挠头,笑着说:“我就是好奇那黑汁什么材料,功效也太强了,回头问问拿回家冬天铲冰多好用。”

     王德龙哼唧两声,说兄弟你就甭瞎想了,能安安稳稳的把你带回去,再给你挣个老婆本,我这个当哥哥的就算对得起你娘我那大姨了,至于其他有的没的,先消停消停得了。

     西门昌本也就随口一说,见王德龙言辞恳切,心里又不好意思起来,便岔开话题,抽着烟聊些亲戚间的家长里短。

     谁知这边烟还没抽完,那边香港人就叫了起来,王德龙对西门昌说了句待着,便奔了过去……

     ———————————

     新人新书求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