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坟里白影
    我和胖子坐在土坯房檐下,脚下一地烟蒂,只盯着眼前满院杂草,谁也没说话。

     过了良久,胖子才迟疑道:“或许……”

     “没或许。”我打断他,“蔡姬一上来就喊打喊杀,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小叔应该真有问题!”

     “有问题又能怎么办?”胖子嘟囔了一句。

     我一愣,是啊!有问题又能怎么办?那毕竟是我亲叔叔,难道我真能把这一切公之于众?

     我做不到,因为我深知农村闲言碎语家长里短的威力,特别是有了养阴神这样诡异的仪式作证,一旦事情被揭露,那西门家在老家定是被非议的再无立锥之地。

     我有些头疼,视线落在胖子带来的铁锹上,忽然一个念头浮上心间,“胖子,咱说这么多,其实还都是猜想,对吧?”

     胖子愣了愣,说:“大概吧,毕竟谁也没见到你小叔从坟里爬出来。”

     “那咱为啥不去看看呢?”

     胖子一开始没弄明白我什么意思,可当他弄明白以后,不禁脸色一变,直接喊起来:“卧槽!西瓜你想啥呢?挖坟开棺?那可是你亲叔。”

     我拉了他一把,说:“你喊啥!我还能不知道那是我叔?你先听我分析分析。”

     我让胖子冷静冷静,说:“首先,是蔡姬那边的压力。如果小叔真四平八稳的躺在棺材里,那就证明咱俩多想了,至少证明这阴神和他没关系,咱也算问心无愧,可以直接和蔡姬开打,是死是活也不能受这气!”

     “可话说回来,假如小叔坟里真是空的呢,那他去哪了?这么挖空心思处心积虑玩一手李代桃僵,他的目的是什么?是否和当年的西藏之行有关?他当初究竟杀没杀人,现在又身在何处?小叔一生孤苦,身为他唯一的侄子,如果真有这么多谜,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那么一来,重走小叔当年走过的路便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我分析完就看胖子眨了眨眼,他说:“只要你自个儿想好了就行,咱俩这关系,别说是刨你叔的坟,就是刨你爹的坟,哥们也没异议。”

     这死胖子,我有心回击他,可旋即一想,他又没说错什么,我还真是要去刨自己亲叔叔的坟……

     长话短说,既然打定了主意,我和胖子也不再墨迹。先是回屋子里将房梁上的阴神祭台拆掉,用编织袋把动物的干尸装起来,连同七层托尸板一块烧掉,然后在院子里挖个坑就地掩埋,干这些事的时候,我留意到那七张托尸板果然如胖子说的那样,每张托尸板上都留有血槽似的空管,用一根圆柱形的铁管相连。这是一个相当坏的信号,它也许预示着小叔的坟里真是空无一物。

     收拾完土坯房,我和胖子又分头去准备晚上开棺的相应之物,锤子、手套、手电、铁锹还有祭奠用的黄表纸蜡烛酒水等等,然后又简单弄了些吃食填饱肚子,等天色渐渐黑暗下来,一起干了瓶二锅头后,便向后山走去。

     所谓后山,只是一座高不到百米的光秃秃荒山,小叔的坟茔便在半山腰处的几颗松树下。

     夏夜的山上凉风习习,我和胖子一人拎把铁锹,在皎洁月光下快步前行。

     胖子酒量稍浅,半瓶二锅头下肚已是面红耳赤,话也多起来。

     “西瓜,你猜此时此景,哥们想什么呢。”

     我心说那我哪猜去,便摇摇头以示不知。

     胖子嘿嘿一笑,忽地紧走两步,扛着铁锹拧腰转身,双指作剑,一点我唱白道:“将军,千不念,万不念,不念你我一见如故呀!”

     我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念戏词,便骂道:“滚滚滚……玩蛋去!”

     我现在是去刨长辈的坟,虽说事出有因,那也是大逆不道之举,哪有心思陪他胡闹。

     胖子见我不配合,也感无趣,便挥舞起铁锹,学着戏台上骑马扬鞭的架势向前冲去,嘴里还念叨着:“哇呀呀,某家来也,前方何人?还不下马受——卧槽!”

     我正摇头苦笑,被胖子突然一声咋呼吓了一激灵,又听他在前面轻声急叫:“西瓜西瓜,快跟上,有情况!”

     我听出胖子声音不似作伪,连忙追上他问:“咋了?”

     胖子瞪起小眼,看向前方夜色之中山道一旁的草丛,冲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压着嗓子说:“有个白影子,躲到那草里了。”

     白影子?我知道后山有老鼠有蛇有黄鼠狼,还从来不知道有啥白影子,就对他说你这醉眼迷离的,别是把什么白色塑料袋认错了吧。

     胖子急了,说西瓜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不能看不起哥们的酒量,我是那三杯倒的人么,你看着。说着话,胖子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瞅了瞅,猛地砸向那簇草丛!

     便在这时,一道在月夜下朦胧好似白光的身子蓦地在草丛中窜了出来,化作一团光影向前方溜去,那体型好家伙,比我见过最大的黄鼠狼还要大上两圈。

     胖子见状还想冲我嚷嚷,我一把拉起他:“别他妈愣神了!抓活的!”我俩才顺着那白影子一路紧追下去。

     白影子速度很快,蓬松的大尾巴高低甩动之间,整条身子在崎岖山道上如履平地,我和胖子使出吃奶的劲才不至于被甩脱,气的胖子喘着哇哇大叫,说逮着以后要小火慢炖才解恨。

     就这么一连追了三四分钟,就在我和胖子渐渐不支,准备用铁锹尝试着砸一下碰运气的档口,那道白影子忽然绕过一颗树木,整个身子没入到一个土包之中。

     这一下看的胖子大喜过望,说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冲过去抄起铁锹就要挖,我赶忙追上拦了他一下,“别冲动。”

     胖子不解,问:“又咋了?”

     “到了。”

     胖子一脸懵逼,说:“啥到了。”

     我指了指土包后面一方若隐若现的墓碑,对胖子说:“目的地到了,这就是小叔的坟。”

     胖子“啊”了一声,这才察觉已经来到了几颗松树之下,然后又瞪着眼睛说白影子钻你叔坟里去了?见我点点头,他啧啧两声,又小声说卧槽,白影子不会是你小叔变的吧?

     我没好气啐了他一口,说你他妈才白影子变的呢,小叔这坟快十年了,被黄鼠狼打个洞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胖子自知失言,连忙道:“不稀奇不稀奇,那个,现在咋办?不过咱来不就是为了刨坟么,正好,顺便还能替你叔打扫一下卫生清理一下租客。”

     我说:“清理是要清理,不过得先拜祭请罪之后才行。”

     我和胖子来在了墓碑前,这碑还是我退伍以后请人做的,上书“叔父西门昌之墓”下面还有落款“侄西门翰林敬立”,唉……要说当初立碑的时候我可不敢想有一天会亲手把坟刨开,可见世事的确难料。

     我先是把蜡烛点上,火苗在细风中跳动,却也不至于熄灭,然后又挖了个坑,将黄表纸放进去点燃,最后我和胖子一起跪下,手托酒杯,说道:“叔叔在上,不孝侄翰林在下,今侄儿欲行之事,实属大逆不道,可为了家门声誉,也为了叔叔身后清白,侄儿不得不如此,若是打扰叔叔,还请您在天之灵能理解。”

     说罢这番不白不文的悼文,我将杯中酒倾洒,和胖子一起恭恭敬敬的磕了下去。可就在我俩脑袋碰到地面的一瞬间,突听“喀拉”一声,再抬头时就发现墓碑竟然塌斜了一半。胖子一声惊叫:“西瓜,你叔显灵了!”

     一开始我也惊讶不已,可随即我就透过墓碑基座下裂开的地缝察觉到一股白色晃动,什么显灵,原来正是那白影子在捣鬼!

     我马上招呼胖子动手刨坟,胖子没看到墓碑下的白影子,不明白我为啥这么激动,他也懒得多问,抄起铁锹就掀土飞泥的猛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