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人在屋檐下
    整个甬道里只有胖子的打火机火苗摇曳,昏暗中透着阴森,咯咯的诡异阴笑像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回荡在耳边,一点点化作恐惧,攥住了在场众人的内心。

     我艰难吞了口口水,突如其来的笑声如此诡异,绝不是因为胖子的一句话。我倒更相信是自己的天生倒霉命在发功,只是不知又遇到了什么阴晦之物。进入人皮沟的时候哪料到现在这般境遇,根本没想着带照明器具,此时此刻,除了傻站着之外,一时间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应对。

     当然,退回人皮沟是个选择,可只要一想到钻进满是污秽的肉虫肚子里,我这胃里就止不住的翻腾,要真那样,还不如死了痛快。

     “西瓜你听……”就在我瞎琢磨的时候,胖子忽然用手拢住耳朵,悄声说道:“……笑声是不是近了些……它他娘的不会飘过来了吧?“

     胖子说着把没了子弹的八一杠扔掉,反手拔出了手枪,对着甬道尽头的黑暗严阵以待。

     老熊也换上了最后一个弹夹,点头道:“好像是大了些……”

     见他们两个都这么说,我赶忙静下心来仔细听,一开始“咯咯”的诡异笑声尚是若隐若现,明显能分辨出是由甬道尽头传来,可此时再听,果然清晰许多,我甚至还听到了一丝喘息声音,那种感觉好像……好像笑声就在耳边!

     我心里咯噔一下!猛地回头,就见小胡不知已何时站了起来,紧闭的双眼里正流出鲜血,而让我们仨毛骨悚然的咯咯笑声,竟正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我脑袋瞬间一懵,随之一个念头在心里浮现:“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胖子和老熊也反应过来,尤其是胖子,回头惊叫道:“卧槽小胡是鬼!”说着抬手就要来一枪。

     胖子的反应看的我眼角直跳,这个瘪犊子!真是虎起来谁都敢搂上一枪,我连忙架住他的手腕,骂道:“你激动个求!”胖子指着小胡还想争论,却被我瞪的吭哧着说不出话来。

     我之所以拦住胖子,是因为虽震惊小胡身上发生的变化,不过往细处一琢磨,我认为他是鬼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进洞之前他曾试图阻拦过我们,他若是鬼,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定了定心神,我对小胡道:“小兄弟你这是几个意思?里面那位……你朋友?”

     小胡没搭理我,静静的站在甬道处,双眼中留下的鲜血滑过惨白脸颊,滴答答落满衣襟,完全一副活死人模样。胖子无辜的冲我耸耸肩,那意思是看吧,人他妈都不搭理你还聊个蛋!

     我心里也有些无奈,虽然认定小胡没太大问题,可他这副模样着实过于吓人,问他又不答话,这么下去我还能拦胖子多久?

     便在这时,小胡喉咙里的咯咯声忽然变得急促,身子也猛然间颤抖,同时甬道尽头的飘忽不定的咯咯声也升了个调,开始尖锐起来,这俩一唱一和,听起来竟是在交涉一般。

     我和胖子老熊面面相觑,胖子小声说:“是不是在商量怎么分?”

     我一愣,问他什么怎么分?

     胖子说你傻啊,咱们四个人有胖有瘦有白有黑,人家不得商量商量怎么吃?你听小胡嘴里咯咯咯的,这他妈是客套呢,他的意思就是说自个儿新到贵宝地,不敢充大头,让里面那位先挑,挑剩下的才是他的……

     我听得目瞪口呆,不禁好奇胖子这货的脑回路究竟是什么结构?怎么什么都敢瞎想!

     此时就听老熊忽然说道:“不好!要倒!”

     随他话音刚落,小胡一直抖如筛糠的身体猛地一滞,咯咯声戛然而止,人果真软软倒下去,我来不及理会胖子,跑过去一把将小胡搂住,借着甬道里昏暗的光亮一看,他不光是双眼,鼻子嘴巴耳朵全流出鲜血来,七窍流血下更衬的整张脸惨白不已,不过让我略欣慰的是他反倒睁开了眼睛。

     “能……能过了……”他说道,声音听起来无比的虚弱。

     能过了?我瞬间明白过来,敢情小胡刚才真是与甬道尽头那位交涉,听这意思,好像还谈成了。

     “小胡兄弟,这里究竟是什么所在?里面那位又是什么来路?”我想尽可能的掌握一些资讯,小胡却没回话,我一惊,赶忙探了探鼻息,很微弱,发现原来是昏过去了。

     老熊和胖子都走过来,问什么情况。我把小胡的话复述一遍,胖子马上侧耳听了听,啧啧着说:“别说,那咯咯的声音还真没了。”

     甬道里除了我们几个的呼吸声,静谧一片,那道让人心惊肉跳的咯咯声果然消失了。

     老熊皱了皱眉,说:“可咱们的目的是人皮沟后面的雪山,顺着甬道向前走没什么,可万一越走离雪山越远怎么办?”

     我摆摆手,老熊的担忧有他的道理,可是我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便这甬道尽头是草原腹地,我们也只有向前一条路。要说担忧,我现在真正担忧的是小胡真和“那位”商量好了么?空口无凭,万一走到一半人家又翻脸,到时候黑灯瞎火的我们可太被动了。

     我对他俩说:“咱哥们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整点亮出来,否则瞎撞怎么行?”

     胖子说那还不简单,一抬手,直接把外套脱了下来,又捡起八一杠,撕巴撕巴后在铁架枪托上捆成一团,尼龙材质的冲锋衣油性十足,胖子拿火机燎两下就已是火光熊熊,一个最简易的火把便做成了。

     甬道内光亮大增,我们这才发现两旁的青石壁上的壁刻远远不止眼前的几幅,而是一直密密麻麻的蔓延到尽头,尤其是甬道上边,更刻着几幅模样怪异的凶神油彩,俱是圆目怒睁,每个手上都抓着半截血淋淋的尸体,看模样正大吃大嚼,其势之凶恶,令人不寒而栗。

     “这鬼地方,老子一秒都不想待。”胖子看的直嘬牙花子,将火把交给我后,主动背起了小胡,老熊也背起了青娃,这一幕看的我有些头疼,五个人晕了俩,小胡还好,明显是心神疲惫失血过多,青娃的昏迷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想到他之前的反常表现,只得祈祷但愿没什么大碍。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人,在糊里糊涂之中,小心穿过甬道,向深处的茫茫黑暗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