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格佛国 第二十六章 许进不许出
    人皮沟地下的‘门岗’斗室里。

     小胡侃侃而谈,一套佛魔理论下来,愣是把我弄的五迷三道不着四六。胖子和我差不多,也是瞪着一双小眼,满脸懵逼,大概因为我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小胡又道:“其实不论是佛还是魔,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不是人。其实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它们不会有人的情感。魔讨厌人的结果是杀掉,人死灯灭;佛慈悲人的结果是度化,魂归极乐;可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人被迫离开阳间,鬼被迫离开阴间,归根结底都是没了家……”

     站在斗室门口的老熊拍拍手,由衷说了句精辟。

     胖子看着我眨了眨眼,那意思是小胡说的有理没理?能夸不能夸?我低头想了想,其实在我的内心,什么佛啊魔啊的都需要敬而远之,我不奢望它们能为我带来多大福缘,当然也不想招惹什么灾祸。

     不过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别和我有冲突。

     我这人生蹉跎了二三十年,没大出息,就活了个磊落!倒霉我认栽,命不好我自个儿受着!但是,不能是恶意针对我,或者针对我要做的事,比如我来找小叔,被逼近人皮沟的墓里,这是巧合么?我的亲密战友青娃现在还昏迷,这是巧合么?

     思及至此,我笑了笑,对小胡说:“佛魔先不讨论了,没兴趣,就说说这凶墓吧,墓是谁的?怎么个凶法?”

     小胡摇了摇头,告诉我说,他也不能确定,只知道此间墓葬称之为:摩钶祭坛,是记录于古格佛国典籍里的存在,他能认出来,还多亏了人皮沟里的那两条大肉虫,那也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名叫尸蛱蚓,同鬼格桑花一样,都是佛国护法祭坛的造物。

     胖子越听越迷糊,就问佛国究竟有几个祭坛?佛国又在哪里?

     小胡道:“随着最后一代王的陨落,佛国自然也在地下,它的护法祭坛应该共有四处将其拱卫中央,摩钶祭坛属阴,阴在西,因此佛国的真正陵墓应该在东方,不过这只是大概位置,具体如何,因为资料实在太少,无法得知。”

     小胡已经尽其所能的向我们阐述,问题在于他说的这些与我们平时的生活实在格格不入了点,我和胖子老熊恐怕都要花些时间才能接受消化。

     胖子其实还好,他百分之九十是左耳听右耳出,我敢打包票,小胡说的这些在胖子看来应该还不如单田芳的评书演义更吸引人。就是老熊站在后面不说话,我可不希望小胡一番话撺掇的他把人生观都改变了,便想招呼他一声,一扭头,只见斗室门口的阴影里空落落,背着青娃的老熊竟不见了。

     我腾一下站起身,胖子和小胡先后察觉到,脸色也是一变,斗室总共这么大点地方,我们仨和老熊的距离最多不过三米,他怎么会悄无声息的消失?

     我心中着急,掏出沙漠之鹰抢到斗室门口,一抬眼,只见在一片黑暗之中,老熊正面对着一堵青石墙壁站立,让我惊喜的是青娃,他也弓着身子,如老熊一样研究着那面青石壁,看来已是醒转过来。

     老熊听到脚步声音,回头对我比划了个噤声手势后,仍细细的检查着青石壁,看那模样,好似要把那面巨大的青石壁一寸寸摸个遍。

     我高兴青娃的无恙,却又被他俩神经兮兮的举动弄得摸不着头脑,胖子捅捅我,悄声问这俩哥们干啥呢?我给他指指自己的懵逼脸,那意思是哥们像知道什么的样子吗。

     足等了十来秒,老熊才冲我们招招手,我和胖子小胡刚走过去,就听他说:“敲敲。”

     我有些不明所以,老实说我更想问问青娃的情况,只是老熊的表情很凝重,便也只好依言曲起手指,在青石壁上敲了敲。

     冰凉、坚硬,实打实是一堵石墙,我揉着指关节,问老熊什么意思?

     老熊叹了口气,说当时在石室里瞥了眼,就看到了这堵青石壁,恰巧那时青娃醒过来,就拉着他一同过来检查。

     我看了眼青娃,他黑瘦的脸上还有点茫然,看起来像还没明白为什么从人皮沟来到了这里,不过这和青石壁有个毛线关系?

     老熊看了看我和胖子的迷糊神色,皱眉道:“真不明白?”他拍着那堵青石壁,道:“这是咱们回去的路,那条甬道记得么?甬道没了。”

     老熊把青石壁拍的啪啪作响,听在我心里却是一惊一惊的,甬道变成了青石墙壁?开什么玩笑,我连忙看向四周,这才发现门岗斗室果真变成了孤零零一间,左手边是一堵巨大青石壁,别说甬道,就是对面那间‘豢养室’也没了踪影。

     我直直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妈就有点诡异了。

     随即我马上明白了老熊让我敲青石壁的缘由,他想让我确认一下会不会是幻觉,可是幻觉么?我的手指还在隐隐作痛。

     胖子比我更直接,嗨呀一声,飞起一脚踹向青石壁,然后整个人就弹了回来,若非我及时抗了一下,恐怕要落个狗吃屎的下场。

     “娘的哎,是真石头!”这下胖子也有点慌。

     小胡则喃喃道:“许进不许出……”那模样,看着又要陷到对摩珂祭坛的深深恐惧之中。

     我心里也纷乱起来,以前什么白影子什么年轻的小叔都只是推测和从别人口中听说,现在这堵青石壁可是实打实的出现在眼前,还厚重的跟他妈一座山似的。

     刚苏醒过来的青娃一直迷糊的看着我们,黑瘦的脸上尽是疑惑,嚷道:“咋个回事嘛?老子听你们龟儿子地七扯八扯。”

     老熊见状赶忙把之前的情况给青娃讲了遍,青娃听得一愣再愣,直听到自己中邪那一段,眼睛才瞪的老大,一副日了狗了的神情,让他回忆回忆为什么忽然中邪,青娃张了半天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他费力的样子,我就让他先别多想,这地方处处邪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出去的路。

     胖子一拍脑袋,说会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我摇摇头,鬼打墙什么的小时候也听老人说过一些,都是些朦朦胧胧的幻境,哪里会像眼前这堵青石壁这么真实,与其说鬼打墙,倒不如说是移山填海的神通更让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