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格佛国 第二十三章 门卫
    甬道斜向下约十几米,我举着八一杠制成的火把走在前头,后面是背着小胡的胖子,背着青娃的老熊则提着另一支八一杠押后。

     让我心中稍安的是这里的空气虽然腥臭,却不憋闷,这预示着下面的空间很大,当然,最好的结果是直通某处地面,毕竟谁也不愿意在阴暗的地下停留太久。

     来到尽头,除了眼前甬道外的大团黑暗之外,青石壁的左右两边各出现了一间石室,在火光照耀下,好像两个突兀出现的黑洞,每个石室的门楣上都刻画着一种怪异文字,非藏非汉,倒有点梵文的意思。

     我小心翼翼的拿火把探了探左边的石室,却见里面范围及为广阔,地面全是黑乎乎,看起来竟是大片大片的淤泥,飘荡在甬道里的腥臭之气正是从这间石室里传出来。

     胖子好奇的凑过来,瞅了瞅,说:“咋都是淤泥?”

     我捂着鼻子说:“这是豢养大虫之地,那肉虫生的跟蚯蚓似的,当然要生活在泥里。”

     听我这么说,胖子更诧异了,叫道:“西瓜你可以啊,这鬼画符似的文字都认识?”

     我轻笑一声说:“并不全认识,也得分时候。”

     胖子似懂非懂点点头,又问:“啥时候?”

     “这上面写着名字的时候。”

     我说着就拿火把照了照石室旁边的青石壁,只见那里被人歪七扭八的刻了三个字‘豢养室’。

     胖子咧咧嘴,好久才憋出一句:“你大爷的……”

     ‘豢养室’三字由汉字书写,看着像是用小刀篆刻,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丑,极丑,像是喝醉酒的蝌蚪,歪歪斜斜,第二印象则是熟悉,这并不奇怪,这么丑的字如果看过一次,必然也会记忆尤深。

     胖子看着那三个字,皱了半天眉,不确定的说:“这字怎么跟那本《青囊相形秘术》差不多……”

     我叹了口气,对他说不是差不多,根本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那本书是小叔留下的,如果也是他写的话,那么小叔显然来过此地。

     胖子一拍大腿,道:“着啊!好不容易发现了小叔的踪迹,你又叹什么气?”

     我不想告诉胖子叹气是因为我担心小叔,小叔和我们结伴而行不一样,他是孤身一人进藏,更没有半自动步枪的强大火力伴身,如果贸然进入此地遇到了大肉虫,那下场真让我乐观不起来。

     不过这话我不打算说出口,这阴郁的地下环境就够让人糟心的了,没必要再让他和老熊平添烦恼。

     我对他俩说:“所谓豢养,就是说这些肉虫是人为饲养在此处,只是不知道这么大的体型要投喂什么食物,这里看起来阴森森像是没有一点人气,但谁也不敢保证还有没有人穴居,咱们走动间还得保持警惕。”

     俩人点点头,说那是自然,不过胖子又道:“这边还有一间石室,总不能也是豢养大肉虫的地方,依我看咱们也别太谨小慎微,在东北的时候我就听一些偷坟掘墓的老瘪犊子唠过,说什么好玩意儿都是越老越值钱,不如就在这里头好好翻翻,指不定就能摸些瓶瓶罐罐发个小财啥的。”

     见胖子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模样,我倒是真没想那么多,不过他说的也是人之常情,如今社会谁会嫌钱咬手?

     再者说,老熊和青娃他俩跟着我们打生打死,人家是出于战友情谊不假,咱却不能不吭不响的承受下来,那不是交往之道,我们虽然不是蔡姬那小子,可若真有到手的财富,自然是不捡白不捡。

     我说:“这事强求不得,还是讲究个随缘,能顺手牵羊咱不客气,牵不着咱也不气恼,主要目的还是以找寻小叔为主。”

     胖子咧开了嘴,说正是这个意思。

     确定了行动基调,我便举着火把来到右边石室。

     和对面的‘豢养室’一样,右边石室也被人用汉字标注起来,不过仔细一看,我们仨人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右边青石壁上只有两个字,上下排列,写的竟然是‘门岗’。

     我和胖子老熊仨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二人是什么想法,反正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某某机关单位,真有意思,这要写个‘传达室’,我还以为里面会坐着一位穿着背心喝茶读报的老大爷。

     胖子啧啧说道:“要说咱小叔这词汇量够浅的,是不是没上过学?”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小叔上没上过学,不过就看这几个字写的,即便上过也够呛有多大文化。

     我说甭废话了,门岗就门岗,先进里头瞧瞧再说。

     这间石室显然没有对面的豢养室宽阔,借着火把光亮,我粗略扫了眼后,心里对小叔马上就佩服起来,他老人家还真有一双慧眼。

     不大的石室里四四方方,墙壁上挂着许多锈成一坨的铁锁链,中间位置摆有石桌石凳,再靠近里面则是一张造型怪异的石床,整体造型古朴简陋,若配合上它位于甬道口的位置,不是门岗还能是什么!

     胖子先扫了扫石床上的灰尘,将小胡平躺在上面,又不死心的转了转,摸摸石桌踢踢石凳,一无所获之下,忍不住气道:“那帮老瘪犊子就会忽悠人,什么越老越值钱,满眼都是破石头。”

     我笑着说,人家指的是地下墓葬里的陪葬品,那些玩意儿才是越老越值钱,这是什么地儿?外面不写着么,门岗,指望在这里头发财,你也真是想瞎了心。

     胖子犹自嘴硬,说门岗不也得配个风扇电话啥的么,最不济墙上也要开扇窗户,这他娘跟个乌龟壳似的,门个屁的岗……

     我还想再教育教育胖子,忽听见躺着的小胡发出一声呻吟,看样子苏醒过了,我和胖子再顾不得打嘴仗,连忙围了上去。

     “我……这是哪?”小胡一睁开眼就虚弱无力的问。

     胖子小声说:“放心吧,我们都死了,这是地狱,马上就轮到哥几个下油锅了。”

     这死不正经的货,我挥手让他滚一边儿去,对小胡说:“这是甬道里的一间石室,咱们还没出去,你怎么样,感觉好点了么?”

     小胡先是急促的喘了几下,才道:“这地方不能久留……翰林大哥,那东西凶的很,非你我能抗衡……”

     我宽慰他说:“咱不和谁抗衡,就是借个道,再说你不是都商量妥当了么。”

     不料想我这番话一说完,小胡更急了,急忙道:“不是商量…我是骗了它…撑不了多久的!”

     我一听就有些傻眼,心想你们鬼界也能玩诈骗?不过若真是如小胡这么说的话,那的确还是早走为妙,便也顾不上一肚子疑惑,招呼胖子背起小胡快撤,寻思等安全了再问也不迟。

     胖子也有点怵那咯咯咯的笑声,当即就要把小胡背起来,只是没走两步却又站立不动,迟疑道:“小胡……你咋了?”

     我听出不对劲,忙看向小胡,却发现他的脸色又变回了一片煞白,一双惊恐到极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地面,甚至薄薄的嘴唇也在微微颤动,其神情比之前听到咯咯笑声时还要不堪。

     我心道不好!难道诈骗被发现那东西过来了?想到此处忙给身后的老熊打手势示意他留神。

     就在此时,小胡僵硬的一点点抬起头,滑动一下喉头,满是恐惧的道:“我……我在哪?”

     我心说这叫什么话,刚不说了一遍么?

     胖子也奇怪道:“甬道尽头的石室啊。”

     小胡却已要惊恐的哭出来,叫道:“我坐在哪儿……”

     胖子不解的看了看我,那意思是这孩子咋了?

     我觉得小胡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毕竟刚才经历过一次七窍流血,失血过多导致精神力不集中,有些胡思乱想。

     就说:“小胡你别想太多,就是一普通石床。”

     胖子也道:“就是石头做的床嘛,你看——”他说着还拍了拍,可没想到随着胖子手掌落下,石床竟发出了“嘭、嘭”的中空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