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青娃咋了?(求收藏推荐)
    我几乎是飞奔到青色巨石旁边,老熊和青娃第一时间为我侧翼呼应,两把八一杠使我心中稍安,可他娘的胖子竟一点声响都没有!

     不敢再深想下去,我一跃而起跳上青石,举着沙漠之鹰往向青石后面观瞧,这一看之下,我只觉脑袋嗡地一下,眼眶瞬间就红了!

     我是看到了胖子,他也没变成人皮,可问题是我他娘的只看到了半个胖子——他趴在巨石后面的泥土里,屁股和双腿都不翼而飞了。

     我呆滞的站在青石上,那一刻我和胖子无数的过往在脑子里浮现——我们相交于开裆裤,相熟于撒尿和泥,相知于偷窥邻里大姐洗澡……

     胖子无疑是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的陪我最久的人!可他却因我而死了!死状竟还是如此凄惨……

     我不禁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正在这悲痛欲绝之时,忽听到一个挣扎沙哑的声音:“西瓜,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咦!竟然是胖子的声音,这他妈都不死?荒诞无稽的念头一闪而过,又听胖子怒骂道:“还愣你大爷愣……哥们快撑不住了。”

     胖子还真活着,我不敢再瞎琢磨,连忙跳下去拉住胖子的双手,靠近了才发现,他并不是下半身没了,而是陷到了一处窟窿里,细沙埋住了他的屁股,乍一看就好似被腰斩了一样。

     “让你小心点不听,净他妈吓人!”我劈头就骂。

     这时老熊留青娃一人警戒,也跑过来帮忙,我便和他一人扯住胖子一条胳膊,拽了拽竟纹丝不动,胖子又嗷嗷叫起来:“轻点轻点,有东西吸住了哥们屁股。”

     我一愣,这他妈又不是沙漠里的流沙,藏地高原上尽是冻土,人皮沟又靠近雪山,就是十字镐砸上去最多一个白点,怎么还吸住了屁股,就道:“让你消停点你非得跳的欢,究竟什么情况?”

     胖子嘴一撇,刚想说什么,身子就猛地一沉,整个腰身都陷了进去,吓了我一跳的同时他大脸盘子也是瞬间煞白,带着哭腔叫道:“蛋蛋!西瓜,它在舔哥们的蛋蛋!”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我听得越来越糊涂,可胖子的情况看起来是如此危及,也来不及多想,忙和老熊使出吃奶的劲向外拉。

     只是胖子身下好似坠了千斤之力,任凭我和老熊努的呲牙咧嘴,胖子却怎么也出不来,反倒扯的他连连呼痛。

     这他妈就奇了怪了,就是真正的流沙也该有个起伏才对,怎么能吸这么牢固?难道地下还真有个什么玩意儿?

     胖子先受不了了,对我叫道:“撒手撒手……妈个逼蛋蛋快扯掉了!”

     我心想哪那能撒手,万一滋溜一下人没了,这上哪挖去,后悔都来不及,我急道:“蛋没了至少人还在,回头给你介绍一哥哥弟弟也能凑合着过,坚持坚持哥们再努把力。”

     “努个屁力!老子要壮士断蛋!”说着胖子就挣脱了我的手,又对老熊道:“哥们你可得拽紧。”嘱咐完之后,他空出来的手从小腹下塞进窟窿里,在腰上摸索一会之后,忽地一咬牙,满是悲愤的喊了句:“人不狠,站不稳。”然后一闭眼,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听见地底下传来一声沉闷枪声。

     我心中一愣,胖子不会真把自己蛋蛋打碎了吧?有必要这么狠么,谁知枪响过后,脚下忽然传来一阵震动,胖子煞白的脸上却浮上一抹喜色,激动道:“松了松了,快拉哥们一把。”

     我顾不得惊讶地底的震动,连忙和老熊一起使劲,果然,这次没废多少力气就把胖子拽了出来,不过随着他一同出来的还有一股浓郁呛鼻的腥臭,那味道,像极了腐烂的尸体。

     “你他妈掉到厕所里了。”我捂着鼻子骂道。

     胖子没搭理我,顾不得一身腥臭,连忙脱了裤子察看,道了好悬好悬,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此时地底的震动有减弱趋势,胖子小眼睛瞪着地面上的黑窟窿,大脸盘子全是气恼,爬起来举枪就要朝里面打,却被老熊一把拽住,道:“不能再开枪,别忘了那伙盗猎犯的下场。”

     我对胖子说别再犯浑了,怎么回事?就这一个破洞,你这么大身子就愣往里头栽?

     胖子狠狠呸了一口,说道:“这洞里有东西,老子是被它拖进去的,操他奶奶吸我蛋蛋,老熊你别拦我,就是变成人皮胖爷今天也要削它!”

     我见胖子还活蹦乱跳,就明白他的蛋蛋该是保住了,却见他大腿内侧的裤子上还挂着半截黏糊糊好似触手般的东西,忙让他老实点。

     胖子也察觉到了,低头一瞧,又咬牙切齿道:“就是这鬼东西,七八条缠上来,要不是哥们临危不惧冒着打爆自己蛋蛋的风险开了一枪,妈的回头还真只能找哥哥弟弟恩爱了!”

     那半截触手大约有成人手腕粗,泛着强烈的恶臭,断口参差不齐,应该是被胖子顶住一枪打断。我随手捡了个石块拨了拨,却发现它咬的很紧,有点像是章鱼的吸盘,胖子也在抖搂着裤子,好不容易才把那东西弄下来。

     “这是啥玩意儿?”我在藏地待了三年也没见过这东西,问老熊,他也是一脸茫然。

     胖子说:“别管什么玩意儿了,要不胖爷往黑窟窿里打一梭子,要不咱就整块大石头把窟窿堵上,西瓜,刚才得亏是哥们我,要换你这小身板,现在指不定被拖到哪里去了。”

     虽然对胖子的无耻德行很不感冒,但他说的没毛病,这触手不只是有一条,找到小叔之后我们还得原路回来,还是堵上的好,打定主意,我正要招呼老熊和胖子找大小合适的石头,忽听身后警戒的青娃大叫起来。

     “翰林!快闪开!”

     我心里一惊,难不成又出现什么变故了。

     抬头看青娃,却见他正看着我们仨人身前十几米远的一堆碎石大喊大叫:“鬼儿子地!愣个求!快闪开撒……”

     我和老熊胖子三人面面相觑,均是一脸懵逼,青娃急的连川骂都整出来了,显然是发现了什么危险,可问题是哥几个明明好端端站在这里,他冲那堆碎石喊个什么劲?

     再说我们谁都不瞎不聋,使劲扫了一眼四周,整个斜坡上除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就还是石头,也没看到危险在哪儿。

     老熊疑惑的冲青娃喊了两句,这么近的距离青娃却好像是没听到,甚至都没往我们这边瞟上一眼,仍是对着前方的碎石堆连连吼着让我们快撤,黑瘦的脸上布满了焦急神色。

     “哎这尼玛……”我真想不通了,青娃和我们仨近在咫尺,可就像空气里竖着一道透明墙把我们与他隔开一样,胖子贴过来,问我要不去拉一把?这看起来像是魔症了。不过胖子话音才落,青娃焦急的神色突然变成了狰狞,一抬手,把八一杠举了起来。

     这诡异至极的一幕看得我我脸色大变,青娃不可能不知道人皮沟里不能开枪,那他现在是要干什么?老熊也急了,顿脚就要跑过去制止,只是为时已晚,陷入某种我们无法理解状态下的青娃最终向那堆平平无奇的碎石开了枪。

     哒哒哒……哒哒哒……

     短促清脆的三点射一个接一个,人皮沟子里的乱石以及前方的岩壁如同天然的扩音器,将枪声远远的扩散而去,在整个阴暗的沟底回荡。

     就在青娃开枪的一瞬间,脚下原本已逐渐平息的震动忽然大了起来,同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钻入了我的耳朵,那感觉,就好像寂静无数年的人皮沟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