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格佛国 第二十四章 倒斗世家
    “嘭嘭……”

     两个简单音节在门岗斗室之中回荡,胖子的手停在半空,表情跟见了鬼似的,不只是他,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照映下,我们几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至于小胡本人,他的脸色已不是难看二字可形容的了,死灰死灰的,整个人都快要透着一股子行尸的味道。

     “翰林哥……降魔杵……”

     就在我仍思考石床为啥能发出“嘭嘭”声响的时候,小胡忽然平静的开了口。

     “啊?”

     我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突然就听砰的一声炸响,石床上面忽然炸裂,在一股股血水涌冒的同时,一只惨白干枯的手臂从石床下伸出,一把就将小胡生生拖入石床之内。

     这变故来的毫无征兆,等众人反应过来后,只见破碎的石床里是满满腥臭鲜血在荡漾,那只枯手和小胡已不见踪影!我们这才反应过来,这哪是石床,分明是一具血棺!

     眼见小胡被枯手拽了进去,胖子一下子急了,大叫:“哎我操他奶奶……这他妈什么情况……”

     不理胖子,我第一时间解开包裹,小胡说降魔杵一定有他的用意,同时我心里还有一个模糊感觉,这个小胡恐怕不只是古玩鉴定师那么简单!

     降魔杵依旧金灿灿,约莫一尺来长,入手冰凉极具质感,看上去就不似凡物,问题是这玩意儿咋用?多耽误一秒小胡就多一分危险,可我看它就跟看个棒槌差不多,瞬间就急得脑门见汗。

     “西瓜,发毛呆啊!救人哪!”胖子这时倒挺上心,我一瞪他,说啥都不懂怎么救?不过旋即就意识到此刻说这些废话没什么意思,回头一看老熊,他也正一脸震惊的迷糊着,干!我们这仨大老粗真他妈耽误事。

     “妈的不管了!什么贵重什么法器都没有人命要紧!”

     我一发狠,直落把降魔杵扔进血棺之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要真是佛门至宝,总得有点驱魔辟邪的作用!

     “哐啷”一声,降魔杵落入血棺中,那动静听起来好像是重物砸到了地板。

     我不禁一愣,心道这声不对吧,石棺里满满一棺血浆,话说不该是“噗通”一声么?

     如此想着,我忙探头一瞧,忍不住就更迷糊了,我们的确是看走了眼,这石床也的确是一具石棺,可石棺之中除了和一具干尸纠缠的小胡之外,连一滴血都没有,别说血,瞅小胡那一脸灰,里面根本就是干燥的不行。

     胖子虽然也惊讶无比,他却不像我想那么多,眼见小胡正和干尸搅在一起,大喊一声哥哥来也!噌就跳了进去,二话不说,薅住干尸脖领啪啪就是俩大嘴巴,直把一颗骷髅头扇的骨碌碌乱转。

     我顾不上一肚子疑惑,一把将小胡扯起来,他看着倒还好,除了脖子上一道淤青抓痕之外,其他零碎俱全,手里还死死攥住降魔杵。

     “呼…呼……”小胡一站起来就猛喘气,我赶忙帮他顺顺气,扶他出来坐到石凳上歇歇,等他稍稍缓过来些,才把心中疑惑说出来,刚才那满满一棺血哪里去了?

     小胡没说话,犹有余悸的看了眼石棺,才缓缓张开了另一只手,在手心里的是一朵干瘪透黑的五瓣花。

     我好奇的拿起观瞧,黑花大概硬币大小,带了根小小花梗,已是枯萎无比,看上去平平无奇,难道血水消失和这黑色小花有关系?

     “这是鬼格桑花,由人血经秘法炮制而成,它的气味可以扰乱六识,专门用来护卫摩钶祭坛,是佛国三花护法之一……翰林哥……这回真多亏了降魔杵……”

     小胡说着就把降魔杵递还给我,我呆呆接过,心里却还念叨着小胡的话,娘的,名词太多太玄乎,一时间真不容易消化。

     我干咳一声,说:“小胡,咱们老哥几个明人不说暗话,打一进这洞穴,老弟你这表现就有点已于常人,当然,哥哥绝不是怀疑你什么,不过既然大家同坐一条船了,有些事是不是最好先挑明一下子?”

     我这话絮絮叨叨,多半都是废话,主要还是不想让小胡误会,毕竟这小伙儿挺不错,我挺喜欢。

     胖子殴打完了干尸,也跳了过来,道:“是啊小胡,你说你胖哥我,西瓜,老熊青娃,我们几个人像坏人么?可你之前那段咯咯咯咯差点没把哥几个吓尿了,太他妈突然了,不就是沟通不到位的问题吗?”

     小胡听我们这么说,脸上闪过一丝纠结,最后还是一咬牙,坦诚道:“我通古玩文物,不过我并不是什么鉴定师,其实我家祖上是关中有名的倒斗手艺人,这回也是我自个儿跑出来的历练之旅……”

     我和胖子老熊互相看了看,都没咋明白,胖子一嘬牙花子,问道:“啥手艺人?编筐还是捏泥人……”

     小胡摆摆手,解释道:“倒斗,就是盗墓。”

     这回我们听明白了,盗墓嘛,这也没啥稀奇的,什么倒斗估计就是行话黑话,话说小时候我和胖子也没少干坟荫下乘凉的事,不过听小胡的意思怎么盗墓还有世家?拎把铁锹可劲挖的事还能有多少技术含量。

     胖子就笑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告诉你小胡,我和你翰林哥俺俩是没遇到过大墓,否则他锄头我铁锹,你信不?半天就能给它刨平了!”

     我让胖子闭嘴,哪儿就刨人家墓,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谁料小胡脸色一白,叹着气说道:“胖哥,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就真是天意了,不瞒你说,咱们现在就在墓里,而且还是大墓,凶墓,普通手艺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墓!”

     胖子傻了,他刚才就是习惯性的随便扯一下,可不是真打算去盗墓。

     我也有些奇怪,此地明明就是人皮沟里的一处肉虫洞穴,怎么还和墓扯上关系了?虽然旁边就有一具石棺,但墓不得是上有封土,周有林木,前有墓碑的么?

     小胡看我俩神情,就道:“我之前说这里不能进,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墓只许进不许出,两位哥哥,咱们要在这过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