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格佛国 第二十七章 阴阳生死
    青石壁出现的过于诡异,虽然我笃定自己不会从甬道处的虫尸肚子里撤离,但那的确一条活生生的退路,至少是众人心理上的一种安慰。

     不过由于这诡异又无法理解的青石壁出现,算是真正断了这条后路,以至于我们不再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向前硬闯。

     我让众人都打起精神来,火把支撑不了许久,在熄灭之前,就一定要有所发现——找到小叔,或者找到他出去的路。

     借着火把,简单辨别了周围环境,此时的的门岗斗室是镶嵌在右边的山体之中,我特意留意了下,发觉小叔刻的汉字还在。此时我们的左边和身后全是青石山壁,唯有正前方,是一处宽阔的漆黑空间,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众人凭空出现在一处山洞的最里面,现在只是要开始向外走一样。

     胖子啐了口说:“这是逼着哥几个向前走哇,西瓜,我用屁股都能感觉到前面一定不是好相与的,说不定有什么东西等着咱呢!”

     我让胖子少说废话,都整出这么大动静了,难不成还是请咱们做客么?甭管等着咱们的是什么,只管小心应对,枪林弹雨都过来了,还差什么死人墓。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不管是恐惧还是无畏,都能在极短时间里传播,果然,我那番一说出口,至少在心情上,众人已是不再那么紧张。

     我们一行五人并排向前走去,山洞宽阔异常,左右两边足有七八米的距离,就是头顶高度目测也超过五米,全部都崎岖不平,看不出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与之前那条消失的甬道截然不同。

     不过走着走着,我就察觉有些不对劲。

     脚下的山洞竟然是一直斜着向下方,而且越来越窄,要知道之前的甬道已经是位于人皮沟沟底,我们这又走了不下一两百步,此刻与地面的落差恐怕不下四五十米,这实在不是一个能让人放心的深度。

     而最闹心的是,前方依旧黑暗一片,根本看不到尽头。

     “哥几个,这样走是不是太傻逼了?”胖子第一个按耐不住。

     他拍着小胡肩膀问道:“俺们四个是大老粗,小胡你可是专业人士啊,遇到这种情况咋办?要这么一直抹黑走下去还不累死个逑的了。”

     小胡叫屈道:“胖哥,此地可不是一般的墓葬,我学的那些倒斗技艺根本没处施展,你看咱现在的位置,这哪一点像墓,别说棺材,连墓室的门都找不到。”

     胖子嘬牙花子又道:“话是这么说,可你们不是有洛阳铲罗盘啥的么?身为那么大的倒斗世家子弟,你怎么着也该捣鼓点动静出来才符合身份,总不能跟我们一样傻呵呵地干瞪眼!”

     小胡闻言更委屈了,翻着自己的衣兜道:“你看我身上哪里能塞的下洛阳铲,再说咱脚下踩的是石头地面,想打下去非得用金刚铲才行。而且……我也没想着下来,这不是让翰林哥拽进来的么……”

     我一听这怎么扯到哥们身上来了,就说小胡你这孩子不厚道,当时那么大俩肉虫口水都快滴到你脖子上了,我要不拽你一把你此刻焉有命在?还有胖子,没事你少叨逼叨,小胡同志那是自愿来帮咱找小叔的,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此刻身无长物的,你要人家怎么发挥。

     胖子一点不跟我客气,说我是护犊子,还说我现在不着急,等下要真出不去了,那会再急就完犊子了。

     我懒得搭理他,胖子这货就是这样,不喜欢用脑子思考问题,经过最初的疑惑之后,我几乎可以笃定前方一定有出路。

     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个什么佛国护法墓真有本事把我们困死,那它怎么不直接再变出一堵青石壁来?假如有两道青石壁一前一后出现,把众人夹在深入地下五十米的山体之中,到那时我们就是有日天的本事,也是百分之百死定了。

     我把心中的分析说了出来,老熊和青娃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就是小胡也道:“翰林哥说的对,以前老人们倒斗时就常说一句话:阴阳两界限,生死一念间。意思是活人所在的阳间和死人所在的阴间一定存在一道界限,倒斗人的生死就在这界限之上,跨过去和迈回来,完全是不一样的结局。咱们这一路行来,其实并没遇到那样的界限。”

     胖子撇着大嘴道:“门岗里面那具棺材就不可能是你说的界限么?”

     小胡摇摇头说不可能。所谓界限,一定是绕不过的存在,比如那间斗室,若不是我昏迷,胖哥你也不一定将我放到石棺之上,又或者我们只是在门口看两眼,根本不进去,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石棺不会是界限。

     胖子还是不信,大脑袋摇来摇去,说那现在咱们走了至少三百米,若有出路怎么还不出现?这样,西瓜,把火把给哥们,我去前面探路。

     我刚要拒绝,这黑灯瞎火的就怕分散,万一没了亮光,到时候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不想胖子很坚持,一把就夺过绑着冲锋衣的八一杠,抬脚就向前跑去,嚷嚷着:“老子这回当先锋,要真有出路,我就当你们的嘴巴开了光!”

     这死胖子,真是想一出干一出,我正要让他当心,就见在前方黑暗里奔跑的胖子忽然猛地停了下来,随后摇曳的火苗逐渐稳定,待光亮重新映起时,只见一道巨大的青石壁横亘在前方山洞之中!

     光滑平整的青石在火光下泛着冷幽幽的青光,如同一堵封住了众人轻松心情的屏障,我们并排四人目瞪口呆,眼前这道青石壁和身后那道竟是一模一样!

     一个怪异的念头在我心间浮现,真是有人嘴巴开了光,不过不是乐观的我们,而是胖子!这个向来没谱的货终于有谱了一回,只是这结果……真他妈是乌鸦嘴!

     令我疑惑的是青石壁前的胖子,以他的性格,若真猜对了某件事,不该如此安静才对。

     不过我马上就知道了问题的所在,借着摇曳的火光,我看到在胖子得肩膀上搭着一只惨白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