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人皮沟
    迎着胖子询问的眼神,我心里越发恼怒小叔的那句话,心道这也太不把大侄子当回事了!等见着他以后非得好好说道说道。

     好容易平复了心情,我问胖子:“那俩青皮不是有蔡姬他们留下的地图么,拿出来研究研究,指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胖子答应一声,从兜里掏出搁青皮手里夺过来的地图,在酒桌上铺开,几个人都围了上去。

     那是一份手绘图,笔力很高明,一看就是出自专家之手。

     地图上仅标注了三个点,第一个就是尕镇,然后是向南、西南两个方位,都是穿过大片的无人区草原,正南方位是用红笔实线标志,应该就是蔡姬他们去的路线,目的地是一处冰川峡谷。另一处去往西南的路径则是由虚线标注,与冰川峡谷相距大概四十余里,写着四个小字——嘉央雪山。

     我瞬间就联想到了藏族老大爷之前说过的话,他曾说小叔是雪山来的大机缘者,会不会是指这处嘉央雪山?这很有可能,像这样的地图,蔡姬不可能只准备一份,他特意标注的这两个点,一定是和当年的佛祖遗蜕有关。

     我深吸一口气,手指重重的点在西南方位的嘉央雪山处,对胖子说:“就它了,不管小叔怎么想,咱哥们又挖坟又颠簸,几千里都过来了,见不到人怎么行!”

     胖子点点头,还没说话,忽听青娃的迟疑声音响起:“龟儿子地,这里是不是人皮沟呦!”一旁的老熊连忙仔细瞅了几眼,然后脸色猛地一变。青娃就又对我说:“翰林,这个地方去不得,邪地很!”

     这他妈又咋了,我一下就急了,胖子先忍不住道:“啥玩意儿人皮沟?这写的不是嘉央雪山么?”

     青娃说:“他这个地图略去了一部分,这地方是有一座雪山不假,可雪山脚下,还围着一道宽二三十米,深几十米的沟沟,不开玩笑,翰林,这个沟沟可是千千万万去不得,去了就要遭。”

     见青娃说的郑重其事,就连一旁的老熊也不住点头,我逐渐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得先按下心中焦虑,问:“怎么一个去不得,难道比阿三们的军事禁地还去不得?”

     青娃忙摆手道:“那不是一回事嘛,哎老子这一口川普,老熊,你来讲,就讲那个事。”

     老熊挠挠头,说:“翰林,青娃说的对,这个地方真他奶奶的叫一个邪门。”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我尚能无谓一笑,可老熊和青娃这都是我生死与共的战友,都是本不应该信鬼信神的人,他们也这么说,想必这所谓的人皮沟还真有问题。

     老熊回忆道:“那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和青娃大周我们刚加入反狩猎队,就在可可西里大草原边上堵上了一伙盗猎犯,他们当时已经得手了,七八个人,满满两皮卡藏羚羊皮,我们当即就交上了火,对方人多,武器装备也不差,清一色的AK,一看就是从外边窜进来的亡命徒。我们当场打死了俩,剩下的开车就跑,那能让他们跑了?当时那伙人在咱们眼里哪是盗猎犯,那就是七八张投名状!我们马上开车追截。”老熊说着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豪气干云的一饮而尽。

     他又道:“翰林你知道,这种追击战咱拿手,只要辍上,就指定能咬死他们,所以当时俺们也不着急,就跟在皮卡车后面,时不时放两枪,一直从下午追到了傍晚时分,那伙人估计也是慌不择路,不知怎么就逃到了死路上,当时是我开车,老远就看到前面有一道黑乎乎的沟……”

     说到这里,老熊那张粗砥的脸上,慢慢就浮现了一丝迷惘惊惧神色,我和胖子悄然看了看彼此,都明白那道黑乎乎的沟就是青娃说的人皮沟。

     “当时那伙盗猎犯显然也蒙了,我们把车停在远处,打算趁他们掉头的时候再下手,可没想到那群王八蛋被咱吓到了,竟弃了车,每人扛了一包羊皮就往沟沟里逃……当时我们哪里考虑这么多,只觉得这是咱第一仗,必须打的漂亮,打出咱王牌山地旅的威风,就也下车跟了过去。”

     “那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过月亮牙挺亮,咱哥几个就趁着月色,悄悄摸了过去。黑沟沟里又宽又深,里面怪石嶙峋,光趴在边上就觉乎着一股子寒意往外冒,也根本看不出哪里是路,俺们留了个心眼,把外套脱了扔下去,果然就听沟沟下面‘砰’地放了一枪,那群王八蛋躲起来打黑枪呢。”

     我点点头,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老熊他们,再厉害的盗猎犯也甭想和山地步兵玩战术,除非是嫌自个命长。

     又喝了口酒,老熊道:“我们先往枪响的地方打了几梭子,想着先火力压制一下,可也不知是不是压制过了头还是流弹直接把人打死了,总之,整个黑沟沟里就响了一枪,往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时候青娃接过话头,说道:“当时老子们担心那些崽儿溜了,就摸下去察看,黑沟沟里跟上面他娘的就是两个世界,才一进去,阴冷阴冷的凉气就往骨头里灌,放眼望去,整个斜坡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大小石头,老子们就一个个的看过去,最后,就在几块大石头后面找到了几包羊皮,还有丢掉的枪支,活人一个都没见着,全消失了。”

     我不禁有些纳闷,羊皮扔了还好说,毕竟活命重要,可为啥把枪也扔了?那他妈是吃饭的家伙呀!

     不过我反过来一想,即便是人真不见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甭说盗猎犯还有逃走的可能,就是真原地消失又能咋地了?哥们连借尸还魂都见识过了还差这点动静。

     于是我道:“青娃老熊,我知道你们是为我着想,可是哥们不在乎,不是说大话,我还真想见识见识那什么人皮沟是怎么把人整没了的!”

     谁知我话音才落,青娃就叫了起来:“翰林你个瓜娃子,老子啥子时候说人没了?你个瓜皮娃娃儿的急性子咋一点都没得变呢!”

     我这边被青娃训的一愣一愣的,还没张口说话,就听老熊道:“翰林,我当时和你一样,也以为是人跑了,就想着先把羊皮包都背回车上再往下追,可当我把那些捆成一摞摞的羊皮刚扛起来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老熊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当时就模糊觉得这背上怎么湿滑湿滑的,就伸手抓了一把,哎操他奶奶,滑溜溜乱糟糟,借着月光一看,我手上竟他妈抓着一把头发。老子当时那感觉……这么说吧,就他妈跟吃了死老鼠一样。”

     老熊说着就下意识的搓着右手,我心道这说的都是什么,羊皮上怎么会长出人的头发。

     这时青娃也灌了一大口酒,恨道:“鸡儿个头发!羊皮包下是整整一张人皮,狗日的新鲜人皮!而且是所有的羊皮包下面,都他妈压着一张!”

     ---------------------------

     晚上还有一章!感谢诸位的不吝支持!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