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翻了脸
    不同于之前那些青皮跟班,胡建军很健谈,而且身上并没有流里流气的习性,倒有些像邻家大男孩的感觉。这让我和胖子都心生好感。

     据胡建军自己介绍,他是关中人,家里属于世代做古玩生意的那种,这次能加入到蔡姬的队伍,是通过应聘而来,能来接我和胖子,完全是因为他也是刚到,凑巧了的缘故。

     胡建军还在侃侃而谈,我先愣了一下,怎么还带应聘的?不过随后就想通了其中关节,心中不禁一阵冷笑,暗道:“蔡姬啊蔡姬,你娃儿整天把祖父挂在嘴边,一副孝子贤孙模样,整了半天不还是另有打算?招聘古玩鉴定师,嘿,这意图不言而喻,自然是想在古格王陵里捞上一把,指不定还继承了老头遗愿,把主意打到了佛尸之上。”

     胖子向来看不上蔡姬,也不在乎当着胡建军和另一个开车青皮的面,骂道:“西瓜,常听人言,即当婊子又立牌坊,一直不曾见过,敢情应在了这位蔡老板身上,他想有所图谋,尽管去图谋,干嘛还给咱哥们捎上,妈的!还说什么还小叔清白,老子等会见到他就摊牌!欺人太甚!”

     胡建军明显愣了神,他不明白自己随口一说,为啥我和胖子差点就跳脚骂街。我看他那呆呆的神色,多半也是个单纯小伙子,就对他说:“兄弟你不知其中内情,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哥俩跟你们蔡老板不是一个路子的人,此行目标更不尽相同,刚才这番话跟你没关系,别往心里去。”

     胡建军勉强一笑,估计是不好再搭话。这时胖子悄悄递给我手机,是他新买的摩托罗拉翻盖,那意思是摇人吧,到了尕镇就翻脸,咱自己找小叔去。

     我冲胖子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蔡姬搂草打兔子是意料之中的事,现在只不过是挑明了而已,而且战友是底牌,得用在刀刃上,一切等到了尕镇在说不迟。

     尕镇说是镇,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早已升格成县,它位于藏地高原的最北端,平均海拔在两千两百米左右,过了尕镇,再向藏地高原深处走,海拔便一路走高,一直到五千多米的唐古拉山口。

     悍马车直开到了下午时分才到达这座藏边小城,它有着西部城镇特有的破烂,笔直的公路从中间穿过,将整座城一分为二。

     胖子是第一次来到真正的藏地,看着小城房顶上挂满的彩旗飘带以及身着宽松藏袍的藏人好奇不已,连声问我藏人咋都这么黢黑?手里转着的那个小筒筒是干嘛用的?

     我正打开车窗,嗅着空气里那股子阔别已久的浓郁奶酪和青稞酒香,听到胖子的疑惑,就说:“没听说过高原红么?西藏的阳光一点也不比寒冷逊色多少,经年累月的晒,什么小鲜肉也得变成老腊肉,话说以前在部队时吃腊肉都不用过火,拎到院子里晒三天准熟。听说以前藏王统治时期,有一种酷刑就是如此,把人用铁柱绑在太阳底下,生生晒到皮开肉绽,晒到脂肪油顺着大腿往下滑,那暴君就坐在鸾舆里饮酒,以此为乐,真他娘叫一个惨无人道……至于你说的小筒筒,那叫‘嘛呢’经筒,里面刻有‘六字大明咒’,所以俗称转经筒,每转一圈,就相当于人口颂言经咒一次,是祈福用的。”

     胖子懵懂的点点头,随后又怪异道:“西瓜你大爷的,怎么把吃腊肉和藏王的酷刑搁一块讲,以后还吃不吃了。”

     我并没有搭理胖子关于吃不吃的问题,因为我看到了一些熟人,那是在进城道路边的一处拐角前,一辆BJ212吉普车稳稳停靠,两个身着夹克衫的糙汉正边抽烟边巡视过往车辆。

     我看到他俩的时候,他俩也看到了我,接着两个人就大笑起来,其中一人把手指放进嘴里,打了个短促响亮的呼哨,我的嘴角也泛起一丝同袍重逢的笑意,这呼哨的意思我明白,它代表了欢迎。

     不过此刻显然还不是紧紧拥抱的时候,我伸在车外的左手连握三次拳,拍了拍车身,那两个和我同寝共食了三年的糙汉哈哈一笑,扔掉烟蒂,返身上车跟了上来。

     我惬意的把身子收回车里,开车的青皮小伙专心致志,根本没发现我的动作,古玩鉴定师胡建军则在擦拭放大镜,一副三好学生模样。只有胖子,小眼睛满是疑惑的看着我,说:“西瓜,为什么你嘴角的那抹笑看起来很邪恶。”

     “滚你大爷……”我啐胖子一口,末了又加了句:“就是看到路边有几个反狩猎队队员而已。”

     胖子听完眼睛猛然一亮,他自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和我一样,他的嘴角也挂起了邪恶的笑意。

     恐怕此刻我俩心里都是同一个感觉。

     “操他奶奶,有外援的感觉就是棒!”

     …………

     悍马车驶进尕镇小城,随后折入一条小巷子,七拐八拐之后,最终停在一处较为宽阔的老院子前。

     院子有些像四合院风格,却又大上许多,正面是一排土楼,土砌的墙壁上满是凹陷的坑洼,我知道这是藏族老房子的传统,坑洼是用来晒牛粪,晒干的牛粪是极其重要的燃料,不过现在都用上了煤气,这些坑洼大概也早已弃之不用。

     青皮小伙按了按喇叭,他的一个同伴就跑了出来,却带来了一个使众人都很意外的消息——蔡姬苏灵等人在四个小时之前就出发了。

     这还真让我有些讶异,回想蔡姬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打生打死的胁迫我一同进藏,如今哥们来了,这厮却又先尥蹶子了,娘的!难不成还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又或者是胡建军说的小状况不小,只是因为他也是个新人,蔡姬不愿多说而已?

     我这边正思绪不断,只听报信的青皮又说:“老板有吩咐,让你们到了之后务必去找他们,这里有地图。”说着就递给开车的一卷东西。

     开车的青皮点点头,就要重新发动汽车,我忙给胖子使了个眼色,开什么玩笑,若蔡姬在此还好说,现在正主都不见了,茫茫大草原那是随便闯的么?

     胖子灵性,当即就嚷嚷起来:“哎我说,可不带这么玩的,哥们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和汽车,肚子里连口热食都没有,开门,老子要吃饭!”

     开车青皮头都不回,道:“车里有速热面。”

     我笑了,说:“你看我兄弟这身膘,那是速热面能打发的么?再不开门我兄弟饿急了是要砸车玻璃的。”胖子听我这么说,一把就抽出腰带来,作势就要砸!

     这时开车的青皮忽然转过身,掏出一把枪指着胖子,狠厉着道:“别动,坐回去!”说完又吩咐同伴:“用绳子捆起来,妈的!一路上真当老子不存在。”瞧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受够了我和胖子。

     副驾驶位置的胡建军一看动了枪,忙想劝上两句,还没开口,就被那青皮怼了一句:“你也老实坐着!”

     我先冲胡建军道:“得!看来是上了贼船。”然后又看着握枪的青皮说:“不过这位朋友,枪口可不能随便指人。”

     “你他妈废什么话!不指人我带枪玩呢。”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青皮抢白一句,他奶奶的说的还挺有道理。

     胖子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头,可他一点都不怵,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挨不了这一枪,胖子对开车青皮说:“你这么牛逼,你咋不回头看看。”

     青皮一咧嘴,说:“都是道上讨生活的人,玩这一手太幼稚了——啪!”他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人搧了一巴掌,更有一个蛮横的声音响起:“玩你妈了个逼!枪扔了!“

     青皮惊怒着刚一回头,就被一支冰凉的八一杠枪管顶住了脑门,趁他愣神的空儿,胖子劈手夺过了手枪,然后又是一巴掌搧了过去:“你他妈还牛逼?!”与此同时,车外的另一个青皮的腰上也被顶了一支枪。

     瞬间,局势反转!

     ----------------------

     感谢“十二道闪电”“竖心咸”“九妖谈”的推荐票支持!感谢收藏的童鞋、感谢留言的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