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风水之道
    第二天一大早。

     我就被胖子拍醒了,才睁开睡眼,就看到眼前飘动着十几张黄色纸符,胖子一脸邀功似的看着我,“怎么样?哥们一早上外加一千块钱的成果。”

     我有点低血糖,又兼昨晚上折腾的不轻,起床气很大,便翻了身,没好气嘟囔着:“去去去……”

     “咦”,胖子不乐意了,往纸符上啐了一口,啪的一下贴在我脑门上,还说:“准不是被白影子附身了吧,嘛咪嘛咪给老子起!”

     我被他的絮叨的不耐烦,明白睡是一定没得睡了,只好翻身坐起来,迷糊了一阵,才一把扯掉脑门上的黄色纸符,只见上面有鬼画符一样的朱砂符篆,还有急急如律令啥的,敢情是道符。

     “十几张这东西就花了一千块?”我打着哈欠说。

     胖子嘿嘿一笑,说:“哪能呢,杨师父说量大从优,还赠了一把桃木剑,瞅瞅。”说着就还要献宝。

     我赶忙拦住他说:“行了行了,你高兴就好,我就有一个小小建议。”

     胖子一愣问:“啥建议?”

     “也没啥,就是以后用道家的符录时别念嘛咪嘛咪哄,那他妈是佛家箴言……”

     起床洗漱之后,胖子熬了锅鲜鱼汤,我们俩边吃边谈,我问他:“蔡姬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

     胖子说:“一起来就打了电话给苏灵,我说咱哥们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走一趟西藏。我还让他们别误会,去西藏并不代表小叔真杀了人,仅仅是出于那个啥来着,哦,人道主义关怀。啧啧,苏灵那丫头请示都没请示,直接就说好,就连鱼场让他们收购的事也一并答应下来,连价都没还。”

     我点点头,这些事是昨天我和胖子回到鱼场之后商定的。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头等大事,并不是一心冲我和胖子复仇的诡异白影子,而是小叔的下落。他老人家苦心积虑的玩了一招假死,要说这里面没隐情,打死我也不信,可要想找到他的下落,西藏之行就得尽快提上日程,毕竟,距离小叔失踪已经快十年了。

     至于昨晚上的荒山白影子,我和胖子都一个心思,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它是不是借尸还魂,它也还是一白毛畜生,我就不信它那小小体型能翻了天,话说回来,它要是真牛逼到敢光天化日来复仇,我和胖子也不吝再用铁锹侍候之。

     胖子又说:“西瓜,有一个问题我想不通,菜鸡那小子为啥想让咱们去?以他的人力物力,老实说多咱一个不多,少咱一个也不少,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是为了还小叔一个清白?”

     吐出鱼骨头,美美的喝了一口新鲜鱼汤,我只觉得浑身舒畅,胖子的担忧不无道理,蔡姬执意让我同去的确有些突兀,不过这一点我自有应对,便示意胖子不用理会,说:“咱们的目标是小叔,其他一概不管,若真有人想整幺蛾子,有句老话怎么讲来着?贱人自有天收。”

     胖子不知道我卖什么关子,他的性格也懒得深问,随口一句之后又摆弄起桃木剑来。

     这时忽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胖子跳起来到门口看了眼,说:“呦,菜鸡来了,还有我苏大妹子。”

     我不清楚苏灵什么时候成了胖子的大妹子,不过估摸着也是一厢情愿的野望。

     出门一看,依旧是黑色悍马,依旧是帅气的蔡姬和靓丽的苏灵,只是上次的几个青皮小跟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蓄着山羊胡身着中山装师爷打扮的中年人,一高一瘦,眼神俱是似睁非睁,高深莫测的样子。

     见我出来,蔡姬笑了笑,说道:“看来我们能够成为朋友了。”

     我倚在门框上,说:“你的手下呢,这两位怎么称呼?”

     苏灵咯咯一笑:“这两位都曾是蔡老先生的高足,一位天叔一位地叔,此次西藏之行,闲杂人等可帮不上什么忙。”接着又冲胖子娇笑道:“刘先生,收购鱼场的合同我已带来了,可以找个地方签了么。”

     胖子闻言咧开了嘴,冲我一挤眼,忙说:“来来大妹子,咱俩屋里上座。”

     苏灵娇柔一笑,毫不扭捏的拿着合同走过来,我赶忙让路,胖子个重色轻友的货还连连给我使眼色,看那意思是让我麻利走远一点儿。

     恰在此时,蔡姬也道:“西门先生,左右无事,不如带我参观一下鱼场,毕竟说起来,这里以后就是我的产业了。”

     我一听也对,胖子狠心要了个高价,不能让人花了冤枉钱再受冷落,显得咱多不讲究,就说:“那行,咱们这边走。”

     我和蔡姬并肩沿着河岸行走,矮矮的地叔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要说这小小鱼场能有什么可参观的,果然,没走多远,蔡姬就主动开了口,只是诧异的并不是问我,而是冲地叔道:“您觉得这地儿怎么样?”

     地叔依旧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南望大河北依土龙,小临渊之像,应该是不差,就是那小房子建的随意了些,挡住了风水位,拆了也许能聚点小财。”

     蔡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而我也终于明白这所谓的天叔地叔是干嘛的,原来是俩风水先生,问题是风水形势这东西,南方信,北方信,我们鲁西南周边地区还真不怎么信,尤其是我还当过兵,手上沾过血,更一向对什么怪力乱神之类的玩意儿嗤之以鼻。

     不过这是昨天之前的我,经过小叔和王氏老太太的培养,哥们现在恐怕不信也得信了。

     只是我这人性子傲,见不得有人对自个儿露出那种欠揍的笑容,就如眼前的蔡姬一样,便索性不说话,只顾看河水滔滔。

     蔡姬见我不理会,依旧笑容不减,缓缓道:“风水堪舆一道,古来有之……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各种文化璨若群星,只是在近代科学的冲击之下,多多少少都有些捉襟见肘,可唯独风水之道,任由岁月如何沉淀冲刷,仍是独树一帜屹立不倒,甚至是越发深奥起来。”他忽然回过头,看着我道:“西门先生,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刚想说因为老百姓容易忽悠了,眼前就又忽地浮现出小叔房梁上的血色小人及白影子的怨毒眼神,这话便无论如何再说不出口,只得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蔡姬呵呵笑着,仰起头,缓缓张开了怀抱,迎着波澜壮阔的黄河,用近乎呓语的声音道:“因为世间总是人死人又生。而风水之道,恰恰便是生死之道……生死轮回,岂有尽时?”

     望着眼前蔡姬的背影,我毫无缘由的感受到这个年轻人隐藏在俊朗外表下的那股疯狂,一种源于骨子里的渴求疯狂。他张开的双臂弧度,好似要抱住什么,可抱住什么呢?命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一刻,蔡姬是真正的吐露心扉,他就像一个匍匐在地的虔诚信徒那样,发出无声的呐喊。

     只是我没啥感觉,反而在心底恨恨啐了一口,“妈了个逼……遇到一疯子!”蔡姬这副德行,让我对接下来的西藏之行感到相当的不妙,因为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远离疯子——不论他是敌或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