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变故
    藏地高原幅员辽阔,由于崇佛信教,此地自古就流传了许多神山圣湖,但我从未曾见过似眼前这座嘉央雪山更能震撼心灵。

     峰柱般的山体高耸入云,晨曦的万道霞光披洒其上,于薄雾浮云间,和皑皑白雪交汇成一片壮丽景象,在湛蓝的苍穹之下散发着神圣光辉。

     “我就是把膀胱憋炸也不会在这里撒尿……”老熊出神的喃喃着。

     我长出一口气,表示深刻的理解他,在这种令人欲五体投地拜服的光辉之下,一切凡尘都是污秽,是不敬的亵渎。

     这一刻,我忽然疑惑人皮沟的真实性,并不是不相信老熊和青娃,只是我很难想象,那样阴森诡异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吉祥神圣的雪山之下,犹如白天黑夜,岂可共存耶?

     胖子和小胡搭着哈欠下车,清晨草原上的湿冷空气让俩人的朦胧睡意迅速消退,胖子一抬头率先叫起来:“这……嘉央雪山?真他妈好看!眼花缭乱跟一黄金大馒头似的。”

     小胡没那么多话,看着前方那座不似凡间的圣洁存在,怔了怔,直接口诵阿弥陀佛拜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惊了胖子一跳。

     “那下面就是人皮沟。”老熊手指远方介绍道。我手搭凉棚,极目远眺,果然,隐约可见在巍巍雪山之下有一道细长的弧形黑线。

     “我们来那天是晚上,真想不到这雪山这么神异,不过如此祥瑞的地方,不该这么默默无闻吧……”老熊很是不解。

     我也有相同疑惑,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即便此地再偏僻,以藏人的习性也应该是朝拜者络绎不绝才对,可我们这一路行来,愣是一个人也没遇到。

     胖子大大咧咧道:“说这么多干啥,过去瞅瞅不就啥都明白了。”

     胖子这人就这点好,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在乎,任你是神圣还是诡异,落在这位爷眼里都是土鸡瓦狗,他说着就跳上了驾驶位,嚷道:“来来来,让哥过一把在草原驰骋的瘾。”

     老熊和青娃小胡都苦笑着挤在了后面,我刚跳上副驾驶,胖子就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BJ212好似一匹脱缰野马,朝远方神圣与诡异并存之处狂奔而去。

     十几里路程算不得远,胖子还没过几分钟瘾,原本只是一道黑线的人皮沟就已是清晰可见。

     那是一条不规则的沟,将整座雪山与草原隔绝,一直呈弧形延伸到极远处,如果把嘉央雪山比作一座孤城,那人皮沟就像是护城河,整整围了一圈。

     “喀嚓!”

     后座传来两声熟悉的声响,我回头一看,老熊和青娃都已是枪上膛,见我看他俩,青娃解释一句:“格老子地,先预备起!”

     难道这人皮沟真有这么恐怖么?我念头刚起,胖子把车甩尾一停,学青娃口音嚷道:“下车下车,格老子地,小叔要住在这里还不得冻成冰雕,要快快解救他。”说着自己抢先跳了出去。

     我和老熊四人随之下车,刚打开车门,一股子阴冷寒意就扑面迎来,不过此处与雪山近在咫尺,倒是没人多想。

     所谓的人皮沟,是一个宽三十余、深五十余米的乱石沟,整条沟里不见任何杂草,从我们脚下,是一面约四十五度的斜坡,上面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小到鹅卵石大到一人多高的青色巨石密密麻麻延伸着,而在越过沟底的对面,则是一道高高竖起近乎九十度的岩石直壁,岩壁遮住了阳光,致使深深的沟底看起来阴沉沉冷冰冰。

     胖子撇撇嘴说:“这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死气沉沉一条破沟,倒是另一面太高了,不好爬上去。”

     老熊摇了摇头,说:“那道岩壁不用担心,就看上面裂缝间隙的大小,俺和青娃包括翰林都有把握攀上去,不过我还是想说千万别小瞧了这石头沟子,因为那滑溜溜的人皮俺是真他娘的不想再看到了。”老熊说着顿了顿,又道:“尤其是自己的。”

     看着素来以胆大著称的老熊如此表态,我心里也不禁泛起了嘀咕,莫非眼前这石头沟还真有那么邪门?娘的,老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得留条后路才行。

     因此我对正瞪着眼观瞧的胡建军道:“小胡,我们四个下去,你就在上面照应着,省的哥几个被什么鬼玩意儿给一勺烩了。”我说着就把包裹塞给了他,小胡也没啰嗦,大概他也知道自己是这几个人里最弱的一个,接过包裹重重点着头说好。

     胖子等的不耐烦,见我嘱咐完毕,第一个踩着石头往下跳,我不敢任他一人胡来,忙掏出沙漠之鹰推子弹上膛,紧跟着胖子第二个下去。老熊青娃则抱着八一杠,一左一右拖在两翼,和我组成了最简单的三三突击队形。

     人皮沟其实就是乱石沟,由于找不到落脚的空隙,人只能在石头上跳着走。而且老熊之前说的很对,沟里的气温比上面低了许多,没走两步,就觉得寒意阵阵袭来,让我不自主的打了几个冷颤。

     由于老熊和青娃之前的渲染,我一直走的小心翼翼,每一步都踩实了才敢迈另一条腿,手指还扣在扳机上,尽可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光是我,便是身后的老熊和青娃,呼吸声也愈加粗重。

     唯独胖子这货,在前面石头上蹦蹦跳跳,跟他妈郊游似的,瞅那德行恨不得扭上一段大秧歌,一会儿就窜出去一二十米,浪的不行,最可气的是这货还哼着东北小曲回头招我们:“你要让我来啊~谁他妈不愿意来~哪个犊子才不愿意来啊~你们家的墙又高啊~四处搭炮台~就怕你爹用洋炮嗨呀啊~~”

     我实在忍不了他,就说道:“你个瘪犊子你小声点,不知道那伙盗猎犯是开了枪以后才出的事么?消停点行不行?”

     胖子哈哈一笑,站在一颗大石头上,掐着腰,说:“哎我说西瓜,你们谨小慎微是你们的事,哥们爱嘚瑟是因为哥们情绪来了,再者说了,你瞅瞅这破沟子除了石头还有啥,鸟不拉屎到连草都没一根。”

     此时我也有点松懈,不过害怕没心没肺的胖子再胡咧咧下去会刺激到老熊和青娃,就道:“行了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没事当然是最好——”

     “哎我操!”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胖子忽然脚底一滑,整个人跐溜一下子,从半人高的圆形青石上滑了下去。

     这下变故来的猝不及防,我一愣,赶忙向那颗石头跑去,青色巨石跟他妈一堵墙似的,完全挡住了胖子的身形。

     这一刻我心里怕极了,老熊的人皮故事还历历在目,我怕待会自己看到一张松松垮垮的胖子皮。

     ---------------------------------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