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格佛国 第三十五章 一地人头
    老熊没头没脑的话让众人一愣!

     我当然不会有两个小叔,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以我们的关系,老熊绝不会拿小叔的事说笑。不只是我,正在岩壁下方的青娃听的也是一头雾水,怒道:“老熊你龟儿子地是不是傻了,赶紧滚上去腾个空儿!”

     老熊没有如青娃所愿的滚上去,反而跳了下来,不等我们发问,他劈头就道:“上面有个小叔的人头。”

     这短短九个字说的所有人都一愣再愣!

     我下意识就摸了摸自己背上小叔头颅的包裹——好好的,没破没漏。

     胖子小眼睛瞪圆,咧嘴说道:“不是,老熊你啥意思,啥小叔人头?”

     被胖子拎着后脖领子的小胡也道:“就是熊哥……黑灯瞎火的就别开这种玩笑了吧。”

     老熊急了,糙脸上尽是不被理解的愤怒,叫道:“我开个几把玩笑!你们都不信是吧?好!等着!”说完,他把火把塞给青娃,纵身重新又翻上了岩壁,一伸手,勾下一颗圆圆的物体扔了下来。

     胖子眼疾手快接了住,发现还真是一颗留着长发的人头,胖子忙不迭分开乱糟糟的头发,又是一张和我极其相似的脸。

     “这尼玛……”胖子怪叫一声看向了我,我当然是一脸懵逼,他手里这颗人头与我背后包裹里的人头几乎一模一样,若一定说有区别,大概就是一个是湿的一个是干的。

     “西瓜……你丫不会真有俩小叔吧?”人头在怀,胖子也不确定了。

     我虽然被这两颗人头弄得有些神经错乱,听了胖子这话还是气的不行,直说刘俾你个死胖子你他娘瞎啊!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门对门的邻居,我他娘有几个叔叔你个瘪犊子能不知道?

     胖子一听我连怼带骂,脸上肥肉一哆嗦,醒悟道:“是是是,你奶奶就生了兄弟两个,一个你爹一个小叔,不可能再有别的……额……话说西瓜,可你爷爷就没个小情人啥的么……”

     这真他娘越说越不像话,气的我直想过去揍他,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青娃先冲老熊开了口:“瓜娃子你咋又吊上面了?”

     我惊愕的一抬头,可不咋地,老熊把人头勾下来之后,又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直直吊在悬崖上,青娃叫他他也不答,不禁让我心里有些发毛,不会又出什么问题了吧?

     可就在我心里不妙的念头才起时,老熊便从悬崖上滑了下来——注意不是跳,是滑,跟他娘煮熟的面条一样,贴着倾斜的岩壁滑了下来。

     这种反常真吓了我和青娃一跳,忙不迭跑过去,堪堪在摔到地面时接住了他。

     老熊看起来没大事,呼吸脉搏都挺正常,只是脸色很差,原来那种豪迈劲早就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让我和青娃有些咋舌的是,看起来刚才的不堪竟然是被吓得。

     “你这是什么情况!”青娃此时也顾不得骂人,把老熊搂在怀里问道。

     老熊好像还没缓过神,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脸,颤动着嘴皮,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这可就真吓人了!青娃、我、老熊,我们仨可以说技战术相当,胆色勇气也相当,如果悬崖上头的恐怖真能把老熊吓成这样,那么我和青娃上去估计也是白给。

     可问题是——究竟是他娘什么?!!

     见老熊的熊样,青娃急了,暗骂一声,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这一下又响又脆,效果却也出奇的好,直把老熊丢了魂儿打了回来,只见他忽地抓住了我的衣袖,道:“翰林……不是两个小叔……我看错了……”

     我和青娃面面相觑,均不得要领,看错就看错了呗,屁大点事至于这副德行?我忙安慰老熊:“不打紧不打紧,谁没有看错的时候,再说那两个人头也确实挺像,不怪你……”

     谁知我这话一说完,老熊猛地激动起来,连连摆手道:“操!不是两个……“

     不是两个?我蹭一下就急了,操他奶奶两个我就受不了了,小叔的人头又不是果园里的苹果,难不成还有三个四五个?

     青娃道:“老熊你个瓜娃子别他娘大喘气,一口气说完,究竟几个?”

     老熊闻言脸上的恐惧更甚,语气更苦,看着我无力的哀叹一声,颤抖着回答道:“不是几个,是一地……一地小叔。”

     嗯???

     我懵了!!!

     青娃也懵了,张着嘴看我,这一刻大概我俩都在换算,‘一地’是他娘的多少个?多少个才可以被称之为‘一地’?

     老熊依旧哆嗦着嘴唇,看我俩的神情,勉强道:“不信?”

     “信!”胖子的声音忽然从上头传来,我一抬头,却不知他何时已爬上了三米悬崖,就喊他:“你信什么?”

     胖子脸色很难看,不过有老熊在前,他倒没有滑下来,低头看着我,认真道:“信老熊说的话,西瓜你上来看看。”

     我再也按捺不住,抬腿就爬了上去,什么他娘的一地小叔,我脑子里嗡嗡的直响,这他妈发生的一切都是什么跟什么!还能不能给人留点自己是生活在地球上的认知!

     三米的高度我只蹬了两下,双手就扳在悬崖边,然后一使劲,整个上半身就探了出去。

     入眼是一片昏暗,下面的火把光亮通过折射把悬崖上的一切照耀的朦胧不已,那是一片范围极为广阔的平地,根本看不出边界在哪里,而在平地之上,密密麻麻的码着一层人头,数都数不清的人头,黑色的头发,苍白的脸庞,以及双眉中间的川字纹!

     我浑身上下的鲜血都近乎凝固了,眼前的这一幕已超出了我想象的极限,无数个小叔的头颅排列整齐,好像一颗颗在地里疯长的大白菜,这算什么?

     我僵硬的转过头,胖子还在不停的吞咽口水,肉呼呼的额头上挂满了冷汗,我想说什么,可只是张了张嘴,便觉喉头一甜,积郁的无数惊惧烦躁愤怒一下子爆发,一口鲜血喷向了胖子,而后全身好似被抽空了一样,眼前一黑的滚落了下去。

     -----------------------------

     今日第二章。稍后还有一章,夏侯的道歉是诚心实意的,只是不知道要到几点才能码完而已,顺带说明,“我”是累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