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陈冰哼了一声
    危险!林宇知道不能再等了,纵然陈冰修炼的是什么巫术,但修为明显没有那中年男子强。现在一心防御,简直是螳臂当车。

     这一剑刺下去,陈冰非死即伤!

     林宇运足了体内的真气,一声“着”!整个人腾空而起,化气为力,直直冲向陈冰那里。

     然而林宇还是慢了,那把赤红色的桃木剑直接穿破了陈冰的防护罩,白色的花瓣被渲染成了红色,整个画面看起来诡异至极。

     “什么!”陈冰万万没想到自己修炼的防御之术如此不堪一击。巫术本就比其它普通的修真法术强大,陈冰的防御罩至少可以挡得住金丹期一下修真者的致命一击,但偏偏被这中年男子轻轻一刺便破碎了。

     那这中年男子岂不是是金丹期以上的强者!陈冰心惊胆战的想着。

     眼看着那妖艳的桃木剑就要刺入命门,陈冰躲也不急,只得在原地等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背后突然传来一股,紧接着自己的腰肢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臂搂住。

     来者真是林宇,他及时赶到推开了命悬一线的陈冰。

     陈冰惊讶的回头,这才发现救了自己的是林宇。

     “你怎么会是修真者?”陈冰冰冷的脸上微微有些动容,但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一会再说,先解决了这个麻烦的东西。”林宇此时已经来不及解释,因为那中年男子已经冲上来了。

     那中年男子扑了个空,此时正恼羞成怒,大喝一声,桃木剑在空中挥舞着,画出一道符咒的痕迹,痕迹越来越清晰,最终显出一张近乎两米高的血红色符咒。

     这中年人是什么妖魔,怎么会有这么残暴的念力。难道是修魔者?林宇皱了皱眉,不是说修魔者早已在蛮荒时期就被围攻消灭了吗?蛮荒时期,修魔者和修真者是两个阵营,与修真者的吸天地之气不同,修魔者是专门杀人嗜血来提高修为,故而被称为是逆天妖术,应当诛杀,修真者联合起来把修魔者赶尽杀绝,这种邪恶的东西就不应该出现。

     “今天让你尝尝我嗜血符的厉害,急!”那中年男子长剑一指,空中艳红色的符咒便快速向林宇冲了过来。

     林宇也不甘示弱,运足真气在手掌中,幻化出一把剑来,直直向那符咒斩去。

     “化气为物!!他竟然是开光期的修为,真是不可思议。”在一旁观战的陈冰感叹道:“在这个都市化的世界里,能有人突破筑基期到达开光期这简直是奇迹!”

     那我修为的瓶颈岂不是也有突破口了,陈冰这么想着,这林宇能自己突破,肯定是有什么办法才是。

     说话间,林宇的剑已经劈中了符咒,两股不同的力量在一碰撞的瞬间,林宇只觉的一股邪力狠狠从胸前压了过来,仿佛被一股巨浪拍中了一样。

     林宇知道自己此刻万万不能退缩,如果被这个符咒压下去,肯定会受重伤。

     咬咬牙,林宇再次把体内的残余真气运出来,手中的光剑顿时光芒大盛,把那压下来的符咒生生劈出来一个缝隙。

     符咒被撕裂之后便缓缓消失了,林宇半跪在地上,他体内的真气已经被抽空,喘着粗气,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他从来没有这种惨过。

     场上的中年男子很惊讶,脸扭曲着说道:“不错不错,好久没看到突破筑基期的修真者,哈哈!”

     然而此时的中年男子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连续放了两个法术,他已经气喘吁吁,粗糙的脸皮缓缓蠕动了两下说道:“要不是现在真气稀薄不能快速恢复,我定能杀了你们这两个小角色给我补一补。”

     陈冰冷哼一声:“哪有那么多要不是,看我今天先结果了你这邪魔。”

     陈冰说着便要施法向中年男子攻击。

     中年男子嘴巴咧了咧,嘿嘿一笑:“纵然我现在无力,但你想杀我简直是痴人说梦。你等着,我以后定会来抓你给我补充修为的。”

     中年男子说完之后,一个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竟然会遁法,不过在受伤的时候强行使用,估计那邪魔要闭关好久了。”陈冰看着那中年男子消失的地方,“趁现在我要尽快去告诉师傅,那邪魔受伤的时候,正好除了他以绝后患危害人间。”

     “喂~别想着怎么除邪魔了,这里有个帅哥快要气绝身亡了。”半跪在地上的林宇挥了挥手,因为真气抽空,此时的他脑袋晕乎乎的。

     陈冰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扶起林宇一边说:“你真是不要命了,竟然不给自己留个余地。”

     “我也想留,但我不使出浑身解数现在估计就和你阴阳相隔了。”林宇抱怨道。

     “阴阳相隔倒不会,你随我来。”陈冰说着,把林宇扶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教室里面。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林宇吃惊问道。

     “别废话,脱衣服吧。”陈冰让林宇盘膝坐在地上,自己便背了过去。

     脱衣服?林宇有些震惊了?难道这陈冰是想趁着自己受伤,把自己给强上了?虽然说自己不吃亏,可现在都伤成这样了,在做那个还不得直接晕倒过去。

     “陈冰社长,我们有点太着急了吧,还没有交往呢就直接要生米煮成熟饭?这似乎有些不合适”林宇有点接受不了的说道。

     没想到陈冰呸了一声,厌恶道:“你这淫子,我是让你脱掉衣服,看那邪魔的毒伤到你哪里了,我好给你疗伤,你想到哪里去了。”

     林宇恍然大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脱衣服疗伤的,不过事不宜迟,他已经感觉到那毒气在自己体内慢慢扩散了。

     二话不说,林宇把自己的上衣脱掉。

     “好了,快给我疗伤吧。”林宇有些迫不及待,没想到受个伤还能和美女亲密接触。

     听了林宇那急迫的声音,陈冰皱了皱眉:“我在给你疗伤时别动邪念,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陈冰说着便走到了林宇身边,看了林宇身上的毒顿时有些惊讶,那邪魔男子真是招招要命,纵然林宇刚才全力抵挡,竟然还有这么毒留在了身上。

     只见林宇后背有一团拳头大小的赤红色,那颜色慢慢在扩散,随着毒的攻入,林宇的呼吸明显越发急促了。

     事不宜迟,陈冰的手中按在林宇身上的伤口处,口中默念咒语。

     在陈冰触碰到身体时,林宇感到到一股寒冰般的刺骨。这陈冰的手为何如此冰凉,难道这和她修炼的巫术有关。

     这时,陈冰短暂的咒语结束,手臂上涌出一朵朵白色的花瓣,那花瓣齐齐涌向林宇受伤的部位。

     呃...林宇忍不住们闷哼了一声,随着花瓣的涌入,那股寒冷更加重了,整个人似乎光着身子处在北极冰块上面。

     “忍着点,余毒逼不出来,对你以后的修为也有影响。”陈冰冷冷的提醒道。

     随着陈冰的治疗,那拳头大小的赤红色毒缓缓消散变弱。

     就在那毒消散到还有一点点淡红时,突然动了起来,竟然有意的在躲避陈冰的治疗。

     陈冰皱了皱眉,那邪魔到底用了什么妖术,连下的毒都这么让人捉摸不透。

     虽然毒还在身体里面,但林宇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闷了,整个人的呼吸也变的顺畅起来。

     “嗯......”身后的陈冰突然一声闷哼,显然马上要支撑不住了。刚才和那中年男子斗法的时候使用了太多真气,此刻再给林宇治疗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林宇急忙也运气真气,把那余毒的退路挡住,好让陈冰捉住它。

     那毒跑到哪里,陈冰的手就追到哪里,只要把这点余毒消除,林宇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顿时,林宇感觉到一点异样,那就是陈冰在追毒的时候,他总觉得是陈冰在来回抚摸自己的身体,再一想刚才陈冰那热火的身材,顿时有点受不了了,这哪里是治疗了,这分明是越治越难受。

     恰巧的是,那毒此刻绕着林宇的腰,迅速跑到了自己裤裆的上面,陈冰也顺势追了过来。

     当时,陈冰的手离林宇的裤裆只有几公分。林宇心里一荡,竟然祈求那毒再往下点,再往下点。

     “你这淫子,这时候了还胡思乱想,刚才真不应该救你,让你自生自灭好了。”陈冰看着林宇裤裆的反应,顿时冷骂了一句。

     林宇心里苦啊,被这么一个美女摸身体,有反应这自己也控制不住呀!

     那余毒很不争气,马上就要成功跑到林宇裤裆里时,竟然被陈冰给化解掉了。虽然毒气被逼出来了,但林宇心中为何感觉有些失落。

     “好了。”陈冰站了起来,再一次背过林宇。

     林宇穿好衣服后,转身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陈冰,心中一荡。这陈冰实在是太美了,刚才治疗的时候还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香味不是一般的香水,根据自己多年在山上修炼的经验,这陈冰平时洗澡用的洗澡水应该是草药泡制的。

     难怪陈冰的皮肤这么细腻如雪。此刻是夏天,陈冰那高挺的美腿直直的并在一起,半遮半掩中透着细腻柔滑,浑圆修长的白玉实在是百看不厌。想起刚才给自己治疗时那轻声一哼,莺鹂般的声音真是酥到骨子里了。

     这个冷美人,却是把林宇深深吸引住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几个声音。

     “刚才我听到这教室里面有女人的哼叫声,我猜肯定是哪个学生或者老师在做羞羞的事情呢。”

     “废话!真是会玩啊,都玩到教室里面了。”

     “你别嚷嚷,我把手机打开,咱们偷偷溜到窗户处,把这一幕偷拍下来。”

     “哈哈,到时候贴吧就要炸了,年度最热事件!”

     ......